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歐陽朔走進會客廳時,見一位老者正站在一副王羲之字畫前凝神。

    聽到腳步,老者轉身。

    “陳老!”

    歐陽朔大步向前,主動握住老者的手。

    來者,正是前聯邦總統。

    在聯邦解體之后,這位老人就徹底消失在世人眼中。

    雖然兩人之間的合作出現過波折,后來更是中斷合作,沒再聯系,但是對這位睿智的老人,歐陽朔是一直心懷敬畏的。

    這樣的見面,老者顯然也很感慨,一時竟不知該如何稱呼歐陽朔。

    歐陽朔卻很貼心,主動將陳老引到座位上,跟著讓女官上茶。這是兩人第二次面對面交談,雙方的身份地位,卻來了一個對調。

    面對態度謙和,神氣內斂的歐陽朔,陳老的一聲“小友”,再叫不出口。

    更遑論,他這次是帶著任務而來。

    陳老是來當說客的。

    面對白銀之手的圍攻,湛藍徽章陷入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之中。他們的力量,到底太過分散,無法跟白銀之手這樣的老牌勢力相抗衡。

    此前,兩大陣營攛掇起來,聯手制衡大夏,湛藍徽章的態度實際更為積極。他們深知,只有將矛盾轉向外部,自身才能獲得安寧。

    可惜大夏的成長,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

    那些曾經顛覆陳老一派的少壯派,栽了一個大跟頭,在湛藍徽章的威望,日漸衰落。

    陳老一派,有再次崛起之跡象。

    可惜陳老已經疲憊,不愿再插手湛藍徽章的具體事務。

    此番造訪大夏,實在是經不住組織的軟磨硬泡,兼且不忍湛藍徽章真的隕落,陳老這才舍下老臉,來京師當說客。

    看到歐陽朔的第一眼,陳老的信心就降了一截。

    相比幾年前,眼前的男子變得更加謙和,看不到一絲鋒芒,可偶爾一閃而逝的眼神,卻深邃的讓人心驚。

    一舉手,一投足,如行云流水,偏偏又蘊含著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

    青年時代,于歐陽朔而已,早就一去不復返。

    年過三十的他,正是一生中精力最旺盛,最有力量的時期,一路走來,所有的艱難險阻,都化作歲月的塵埃,在身上沉淀下來。

    此時的歐陽朔,既朝氣蓬勃,又冷靜非凡;既咄咄逼人,又有理有據。看似溫和,實則是一位侵略性很強的掌舵者。

    文武大臣畏懼他,更打心底地崇敬他,視他為領袖。

    木蘭月、顧修文、孫巖農、崔守嗣、周海辰、林逸、石虎、牛達等一干帝國新生代文武大臣,更是視歐陽朔為導師,以天子門生自居。

    面對這樣一位傳奇男子,就算是世故如陳老,也感受到一絲壓力。

    很多話,就說不出口。

    歐陽朔卻很坦然,“陳老此來,必有請教,有什么話不妨直說。”

    陳老點了點頭,這種舉重若輕,他卻是不再有了,“世界大戰爆發,大夏卻毫無動靜,不會準備坐山觀虎斗吧?”

    這是試探。

    “坐山觀虎斗,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沒什么不好。”歐陽朔不上套。

    陳老跟著說道:“坐山觀虎固然悠閑,但是等一只虎被滅,一只虎更強壯時,大夏就不怕被老虎給傷著?”

    “大夏有銅墻鐵壁,傷不著。”

    歐陽朔油鹽不進,氣氛一下凝固,方才的溫情,消散無蹤。

    陳老見了,心中一嘆,“歐陽朔,終究不再是以前的歐陽朔。”這位帝王,所有意志都以大夏利益為上,再難徇私情。

    能打動歐陽朔的,也唯有利益。

    “大夏能否介入歐洲戰場?”陳老不再繞彎子。

    “我們跟歐洲之間,隔著一個波斯帝國,實在沒有參戰的理由。”

    “你有!”

    陳老目光逼人,“不要忘了,大夏的摩洛哥行省,正是被白銀之手奪去的,現在是西班牙王朝的一個行省。這正是大夏收復失地的絕佳機會。”

    歐陽朔就是一笑。

    陳老見了,無奈搖頭。

    兩人都是絕頂聰明之人,當然明白,眼下的摩洛哥行省,對大夏而言,就是各雞肋。即便拿下,作為一塊飛地,也很難守住。

    且不說歐洲,僅在非洲大陸,摩洛哥行省就面臨埃及王朝跟西非的威脅。

    既然是陳老親自前來,歐陽朔還是要給點面子的,不能一毛不拔,稍稍透露道:“摩洛哥之仇,我們一定會報,但要的,絕不是一個行省。”

    陳老精神一震,問道:“大夏準備對西班牙王朝動手?”如果真是這樣,那已經算是在給日耳曼王朝解圍了。

    歐陽朔搖頭,“我要整個北非。”

    “……”

    陳老無語。

    北非是湛藍徽章陣營埃及王朝的地盤,大夏這不是在趁火打劫嘛。

    “你的要求太過,湛藍徽章接受不了。”

    陳老回絕。

    歐陽朔卻很有自信,“舍棄北非,保下日耳曼王朝,這筆買賣,很劃算。”

    “怎么說?”

    “大夏一旦接收北非,阿拉伯帝國自然就會消停。凱撒王朝跟大夏早有嫌隙,以凱撒的性格,跟大夏僅一海之隔,還能專心歐洲戰場?”

    陳老眉頭一動,這就意味著,大夏接下兩個對手。

    歐陽朔繼續說道:“讓出北非,埃及大軍可進擊西班牙王朝,又除去一個對手。日耳曼王朝以一打三,還是有勝算的。”

    “這不夠!”陳老沒有同意。

    固然,沒了西班牙王朝跟凱撒王朝的覬覦,日耳曼王朝的境遇得到極大改善。可僅僅一個羅曼諾夫王朝,就能壓得日耳曼王朝喘不過氣來。

    “波斯帝國,大夏也可出面牽制一下,我們跟波斯,還有一筆賬沒算呢。”歐陽朔又加了一個籌碼。

    陳老有些意動,但還是不滿足。

    歐陽朔見此,嘴角露出一絲戲虐的笑意,“陳老,我是尊重你,才跟你談條件。事實上,大夏在東非,有百萬精銳,有些東西,我們也可以自己去取。”

    “……”

    陳老的心思,一下沉到谷底。

    是啊,嚴格來講,大夏跟湛藍徽章不僅不是盟友,還是敵人。如果大夏在此時出兵埃及,對湛藍徽章而言,可不就是雪上加霜嗎?!

    陳老這才意識到,面對大夏,他手中其實一個籌碼都沒有。

    網游小說網www.qknazc.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