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歐陽朔的一番話,揭露了一個血淋淋的事實。

    在白銀之手跟湛藍徽章撕破臉皮之后,沒了聯手優勢,無論哪一方,其實都沒了跟大夏談判的資本。

    尤其是處在弱勢地位的湛藍徽章。

    陳老卻是一位韌性十足的人,既然答應組織當說客,就不會輕易放棄,“如果大夏愿意出面牽制羅曼諾夫王朝,那么割讓埃及,也不是不能談。”

    歐陽朔果斷搖頭,“羅曼諾夫王朝的遠東地區,地廣人稀,氣候惡劣,大夏軍可沒這個自信,能牽制住羅曼諾夫王朝。”

    年前的軍政會議,早就定調,北亞戰區今年無戰事。歐陽朔又豈會因湛藍徽章的請求,就更改帝國既定戰略。

    當然,對西伯利亞地區,歐陽朔其實是有野心的。

    不僅有野心,而且勢在必得。

    不為別的,只因西伯利亞蘊藏著極其豐富的石油、煤炭以及天然氣資源。

    隨著第二次工業革命迸發,石油這一重要的工業能源,將再次回到世界舞臺的中心,成為決定一國命運的關鍵之一。

    如何確保帝國的能源安全,自然早早地提上歐陽朔的日程。

    西伯利亞地區,就是歐陽朔覬覦的主要地區之一,如果能拿下西伯利亞,那么帝國的能源問題,基本就解決了一大半。

    未來再在波斯灣插上一腳,基本就可高枕無憂。

    歐陽朔有謀劃,其他人也不是傻瓜,游戲世界跟歷史最大的不同,就是現存的諸王朝,在工業革命進程上,并無太大差距。

    以中東地區為例,無論是波斯帝國,還是阿拉伯帝國,乃至埃及王朝,本土工業化進程,跟大夏的工業化水準,并無質的差距。

    歷史上,英美等列強,企圖以科技上的優勢,繼而建立軍事上的優勢,將中東地區當做自家油庫的做法,是絕難實現的。

    歐陽朔有理由相信,無論是波斯帝國,還是阿拉伯帝國,都會緊緊摟住自家油桶,以此成為帝國在全球崛起的最大王牌。

    而不是像歷史上那樣,當一群任人宰割的偽土豪。

    更讓歐陽朔感到緊迫的是,無論是羅曼諾夫王朝,還是波斯帝國跟阿拉伯帝國,都是白銀之手陣營。

    石油資源一旦被白銀之手壟斷,大夏未來可就有罪受了。

    形勢緊迫,歐陽朔卻不會自亂陣腳,眼下,白銀之手跟湛藍徽章互相廝殺,就是大夏最好的渾水摸魚的機會。

    讓羅曼諾夫王朝陷在歐洲戰場,符合大夏的利益。

    但這并不意味著,歐陽朔就會無條件去幫助湛藍徽章,如何在兩者之間玩轉平衡術,是對歐陽朔最大的考驗。

    至少現在,不是大夏出兵羅曼諾夫王朝的時機。

    此時去招惹羅曼諾夫王朝,不是暴露了大夏的戰略意圖,還可能徒惹一身腥,實在不是一筆合算的買賣。

    歐陽朔佩服陳老的韌性,但買賣就是買賣。

    面對歐陽朔的油鹽不進,陳老也很無奈,說道:“到底要什么條件,大夏才愿意直接介入歐洲戰場,能否給個準話?”

    “割讓北非。”歐陽朔咬的很死。

    陳老見了,知道今天再談不出個結果,嘆氣說道:“此事我不能決定,要跟組織商議一下,才能給你答復。”

    歐陽朔點了點頭,“我不急。”

    …………

    送走陳老,青衣不解問道:“陛下,我們真的不介入歐洲戰場嗎?扶持日耳曼王朝,完全符合帝國利益啊。”

    歐陽朔就是一笑,半解釋,半教導地回道:“自然是要介入的,但絕不是現在,也不是直接出兵。”

    青衣聽了,想了一下,“陛下的意思,是要雪中送炭?等日耳曼王朝快扛不住的時候,我們再出手,以便獲取最大利益?”

    歐陽朔贊許點了點頭,不愧是三大女諸葛之一,悟性就是高。

    “你只說對了一半。”

    歐陽朔一邊往回走,一邊說道:“你要記住,無論是白銀之手,還是湛藍徽章,嚴格來講,跟我們都不是一路人。”

    消滅兩大組織,是歐陽朔一直都沒改變的目標。

    “兩大組織不會因為內斗,就放松對我們的警惕。一旦我們明目張膽地介入歐洲戰場,他們甚至可能再次聯手,對我們反戈一擊。”

    青衣點頭,篤定說道:“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就是這么個道理。”歐陽朔干脆在長廊里的長椅上坐下,看著長廊外盛開的海棠花,悠悠說道:“所以啊,在戰爭初期,我們要做的,就是耐心蟄伏在幕后,最好讓他們感受不到我們的存在,讓他們互相廝殺。等到戰爭陷入膠著,雙方打出火氣來,就不是想握手就能握手的了。那時,才是我們的機會。”

    青衣用力點了點頭,看向歐陽朔的眼神,滿是崇拜。

    誰能想到,這位在外人眼中的清冷女子,高高在上的秘文閣掌印學士,陛下身邊的心腹大臣,竟然是一枚小迷妹呢。

    “那陛下,陳老會答應你提出的條件嗎?”青衣問。

    “會的,因為他們沒得選擇。”

    歐陽朔起身,消失在長廊盡頭,身形挺拔,給人以力量。

    青衣見了,快步追上去。

    諾大的長廊重新恢復寂靜,只有海棠花,綻放依舊。

    …………

    次日上午,陳老再次造訪。

    正如歐陽朔預料的那樣,已經快要被逼入絕境的湛藍徽章,沒有選擇的余地,最終還是接受了,歐陽朔提出的條件——割讓埃及王朝。

    簽訂協議之后,歐陽朔主動跟陳老握手,說道:“冒昧問一句,陳老可愿屈尊降貴,到大夏出仕?我愿以帝國特別顧問之職相授。”

    帝國特別顧問,歐陽朔臨時加的一個職位,但是在聯邦體制中,卻是聯邦總統身邊最重要的智囊跟助手。

    陳老執掌聯邦近十年之久,不僅對聯邦的運作體系了如指掌,其人脈網絡,也是歐陽朔望塵莫及的。

    再加上陳老的政治智慧,每一樣,都是歐陽朔急需的。

    如果陳老愿意出任此職,對大夏而言,將是一次極大的補強,價值甚至在增加一位內閣閣老之上。

    唯一的困難就是,湛藍徽章放不放人,以及陳老個人愿不愿意,畢竟從聯邦總統降至顧問,不是誰都能適應的。

    主要還是后者。

    以歐陽朔掌握的情報看,湛藍徽章內部,即便少壯派式微,對陳老個人而言,實際上已經很難返回中樞。

    否則的話,也不至被派來當說客。

    歐陽朔昨天提出的條件,陳老也無法當場拍板,可見一斑。

    對歐陽朔的邀請,陳老顯得很意外,良久,方才嘆道:“我老了,折騰不動了。”

    歐陽朔卻不放棄,“帝國大門,永遠為陳老敞開。”

    “那就謝謝了!”

    卻也沒把話說死。

    網游小說網www.qknazc.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