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歐洲戰局,牽一發而動全身。

    面對大夏、埃及以及印第安帝國的三路夾擊,西班牙王朝急了!

    四月二十五日,托爾托薩城。

    西班牙國王卡西利亞斯,緊急召集三大將,召開視頻會議。

    三位大將分別是阿爾瓦公爵,即“血屠子”費爾南多,有西班牙軍神之稱,也是西班牙大軍的全軍統帥,日前正親率二十五萬大軍,出征日耳曼王朝。

    唐·胡安,腓力二世的異母弟弟,西班牙無敵艦隊提督。

    帕爾馬公爵,亞歷山大·法爾內塞,西班牙王朝阿根廷地區的軍事統帥,同樣率領二十五萬大軍,對抗印第安帝國。

    西班牙王朝,囊括原西班牙、葡萄牙、摩洛哥、阿爾及利亞以及阿根廷地區,再加上剛占領不久的西撒哈拉跟毛里塔尼亞。

    全境玩家總數在一千五百萬上下,人口規模在歐洲六大王朝中,僅次于日耳曼王朝,位居第二。

    除無敵艦隊之外,西班牙王朝擁有正規軍七十五萬,分成三大集團軍。

    除費爾南多部跟亞歷山大部,剩下的二十五萬大軍,由國王卡西利亞斯親自掌控,用以鎮守本土跟非洲領地。

    其中本土駐軍十五萬,剩下的十萬大軍則分散在摩洛哥、阿爾及利亞、西撒哈拉以及毛里塔尼亞四個地區。

    面對三路敵軍侵襲,西班牙哪一路都不占優,都要面對數倍之敵,唯一的長處,估計就是在本土防御,占了地利之便。

    “都說說,我們該怎么辦?”卡西利亞斯發問。

    “血屠子”費爾南多最先發言,“三路敵軍,大夏軍是數量最少的一路,卻是最強一路,面對的也是我們防守最弱的一路。”

    “我建議,將駐守在非洲的十萬大軍,集中調配到阿爾及利亞地區,拖住大夏軍的進攻步伐,為其他戰場爭取時間。”

    “必要的時候,可以在非洲就地征兵。”

    “能不能直接放棄非洲領土?”卡西利亞斯對大夏有些發怵,“本土才十五萬大軍,肯定擋不住五十萬埃及大軍的進攻。”

    費爾南多搖頭,“陛下,非洲領土是王國南面最堅強的屏障,如果主動放棄非洲,等于將本土徹底暴露在敵人眼皮子底下,只會讓情況更糟。”

    “還有一點,五十萬埃及大軍從基點城攻擊我本土,后勤補給困難,如果我們放棄非洲領地,等于在給埃及大軍創造了一個補給大后方。”

    “因此,非洲領土不僅不能輕易放棄,而且要務必要堅守住。”

    頓了一下,費爾南多跟著說道:“與其放棄非洲領土,不如放棄阿根廷地區,反正那也是一塊飛地,價值不大。”

    很早之前,費爾南多就對王國將寶貴的兵力,消耗在南美大陸感到不滿,現在終于逮到機會,請求陛下撤出南美。

    “不行!”

    讓費爾南多詫異的是,不僅是亞歷山大發對此提議,就連方才還在為本土擔憂的陛下,也果斷拒絕。

    亞歷山大的反對,在費爾南多的預料之中,此人兼任阿根廷總督跟軍事統帥,在阿根廷,相當于半個無冕之王,自然不愿王國從阿根廷撤軍。

    陛下的反對,就讓費爾南多很不解了。

    只能說,費爾南多并不了解卡西利亞斯這位國王。

    卡西利亞斯的崛起,頗為傳奇,完全得益于白銀之手跟湛藍徽章,聯手對大夏的打壓,逼迫大夏舍棄摩洛哥行省。

    西班牙王朝近水樓臺先得月,白白撿到摩洛哥跟阿爾及利亞。

    得此兩地,一向不起眼的西班牙王朝,如有神助,一路趁勢崛起,不僅在非洲大陸混的風生水起,更是一舉拿下阿根廷地區。

    王朝疆域,涉足歐洲、非洲跟美洲,隱隱又有了一絲全球帝國的影子。

    這是卡西利亞最大的驕傲,也是他一生中最高光的時刻,其在歐洲的地位,一舉超越此前風光無限的亨利、威廉以及凱撒三位領主,跟日耳曼王朝國王曼施泰因平起平坐。

    在白銀之手內部,卡西利亞斯家族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甚至于說,借著在南美跟道森王朝攜手制衡印第安帝國的契機,卡西利亞家族成功跟道森家族走到一起,隱隱要進入白銀之手核心層。

    這樣一種情況下,卡西利亞斯又怎會輕易放棄阿根廷地區。

    一旦棄守,再算上未必能保住的非洲領土,“強大”的西班牙王朝,一下就要被打回原形,重新淪落為歐洲末流。

    這是卡西利亞斯無論如何也無法忍受的。

    “那么,陛下的意思是?”費爾南多問,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卡西利亞聞言,緩緩抬頭,目光堅定,“從日耳曼撤軍。”

    “……”

    回應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靜。

    良久,還是費爾南多發言,“陛下,你可想清楚,撤軍的后果了嗎?”

    此番五大王朝圍剿日耳曼,是白銀之手內部,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軍事行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如果西班牙王朝在這個節骨眼上撤軍,如何向組織交待?

    沒了白銀之手的庇護,西班牙王朝就算能躲過此劫,未來在游戲世界,還能繼續抗住像大夏這樣的巨無霸的沖擊嗎?

    因此,在費爾南多看來,這是非常短視的決定。

    就連主張不從阿根廷撤軍的亞歷山大,也不認同陛下的決定。

    “不撤軍的話,還能怎樣?”卡西利亞斯有些煩躁,“我們自身都難保了,難道還要替組織賣命嗎?”

    這實在是很不講理。

    卡西利亞斯的內在邏輯,費爾南多等人其實都懂。

    此番白銀之手圍攻日耳曼王朝,就算勝利,因著日耳曼跟西班牙之間還隔著一個高盧王朝,兼且西班牙已經撿到摩洛哥跟阿爾及利亞的便宜,未來在日耳曼領土的分割上,自然是沒有西班牙王朝什么事的。

    也就是說,西班牙王朝這次出征只是履行義務,而沒有收益。

    故而,卡西利亞斯才會選擇從日耳曼戰場撤軍,以此來鞏固本土防御,對付入侵的埃及大軍。

    “再說了,將軍隊撤回,跟埃及大軍作戰,那也是在為組織分憂啊。如果讓埃及大軍長驅直入,日耳曼戰場不一樣會生變。”卡西利亞斯辯解道。

    這話倒也有點道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湛藍徽章忍痛將埃及王朝割讓給大夏,除了指望大夏介入歐洲戰場,也存了解放埃及大軍的心思。

    用埃及大軍策應日耳曼王朝的意圖,非常明顯。

    可以說,在埃及大軍登陸西班牙的那一刻,西班牙本土,也就成了歐洲戰場的一部分。

    費爾南多道:“陛下,我以為,撤軍之事,還是跟盟軍商議一下為好。”

    卡西利亞斯聞言,點了點頭。

    網游小說網www.qknazc.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