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晚上的篝火晚會,正如柚兒保證的那樣,辦的很熱鬧。大家聚在領主府前的廣場上,用柴火搭起火堆。一群人圍成一圈,載歌載舞。

    柚兒的凌波舞贏得滿堂彩。柔軟的舞姿,輕盈的舞態,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點水,就像龍宮中的仙女在波濤上飄來舞去,真可謂“凌波微步襪生塵,誰見當時窈窕身”。

    史萬歲的舞劍同樣精彩,劍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風,又如游龍穿梭,行走四身,時而輕盈如燕,點劍而起,時而驟如閃電,落葉紛崩。真是一道銀光院中起,萬里已吞匈虜血。

    趙得賢不甘示弱,帶著原趙家溝的鄉民,跳起了扁擔舞。扁擔的敲擊聲,節奏強烈有力,聲響清脆高亢,非常熱鬧。群情沸騰,扁擔聲合著輕快悅耳的竹筒伴奏聲、村姑的歡笑聲、伯娘的贊揚聲,匯成歡樂幸福的聲浪,震撼整個山村,激蕩人心。

    歐陽朔清唱的一首現代版的《洛神賦》,更是將晚會推向"gao chao"。

    洛水東,流傳千古、人間天上夢。

    夢約見,翩若驚鴻婉游龍。

    龍牽乘,云車歸天宮,遺世文辭輕誦。

    誦祭篇,時人謂之、效仿襄王夢。

    夢留枕,淚濕沾巾染花容。

    容依舊,仙凡路不同,解佩還無終。

    長風吹汗青,史家校點佚名。

    問到而今,誰記祠廟、立江濱?

    賦一卷洛神,聊以慰藉此心。

    殘香渺渺倩影。

    長風吹書經,鴻蒙道化無形。

    問何為情,直教人癡、神女殞。

    賦一卷洛神,詩行里誰仍吟?

    綠波悠悠至今。

    山海村的眾位,除了歐陽朔和史萬歲,都是顛沛流離之人,如今有緣,相聚在一起。一場簡單的篝火晚會,消減了大家的流離之苦,相思之意。拉進了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凝聚了民心,村民們真正的把山海村當成自己的家。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豈曰無衣成功舉辦篝火晚會,村民感念領主盛情,民心凝聚,提升民心5點!”

    系統提升音響的真不是時候,當歐陽朔還沉浸在晚會熱鬧的氣氛之中的時候,該死的系統卻偏偏要提示他,這到底也只是一個游戲。

    剛好,夜已深,他順勢回到房間,下線了。

    從游戲艙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這個時候,冰兒早就自己上學去了,孫小月自然也是不在家。他也懶得下樓,直接煎了兩個雞蛋,泡上一杯牛奶,吃了一頓簡單的早餐。

    打開光腦,發現有一封新的郵件。點開一看,原來是初中同學聚會的邀請函。發送邀請函的是初中時候的班長阮平,這次聚會也是他牽頭的。

    大意是自從大家初中畢業之后,好久沒有在一起聚一聚了。擬定在今年的春節期間,在交州桂芳園舉行同學聚會,希望大家提前安排好自己的行程,一定要參加云云。

    想一想,到真的是有七八年沒和初中同學聚過了。很多人,歐陽朔估計都叫不上名字了已經,記憶開始變得有些模糊。

    到時候,如果沒有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情的話,歐陽朔倒是準備去參加一下。畢竟,這也許就是大家的最后一次聚會了。等到一年之后,登上遠行的宇宙飛船,要想再次重逢,那真的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反正離聚會還有一段時間,歐陽朔不再理會。隨手點開游戲論壇,看一看其他玩家的新動向。

    論壇的置頂討論帖,就是山海村打破邯鄲六霸的壟斷,成為中國區第六名晉升二級村落的消息。他大致地看了一下評論,頓時哭笑不得,簡直亂七八糟,說什么的都有。

    1樓:“我敢打賭,豈曰無衣一定是某個隱形家族的傳人!”

    2樓:“打賭AA1,樓下保持隊形!!”

    3樓:“隱形個屁,樓上兩位yy小說看多了吧!”

    4樓:“頂樓上,我看他就是走了****運!”

    5樓:“豈曰無衣,人家要給你生猴子!”

    6樓:“樓上恐龍,鑒定完畢!”

    7樓:“狂戰天下,招收成員,有意者請聯系狂戰拽拽!”

    8樓:“樓上打廣告的,廣告費交一下,謝謝!!”

    9樓:“狂戰天下這樣的垃圾工會,也好意思招人,大家千萬別上當!!”

    10樓:“艸,樓上的,老子要弄死你!!!!”

    到了后面,已經徹底歪樓了。歐陽朔無語地叉掉,準備看看其他的熱門帖子。不出意外,戰狼緊隨春申君之后,派出心腹血狼在論壇上公開收購游戲幣。可惜的是,現在的游戲幣依然有價無市。沒看到春申君的財務主管大管家,都把收購價格提到了2信用點兌換1銅幣嗎?!

    另外一條消息,倒是引起了歐陽朔是注意。個人冒險玩家中,終于有人打到了傭兵令牌,成立了游戲中的第一個傭兵團血煞傭兵團。

    傭兵團的團長叫做血色浪漫,是一名21級的俠客,目前占據玩家等級榜的第一名。第一個成立的傭兵團,在游戲中居然連系統公告都沒有發。由此可見,蓋亞對領主類玩家的偏愛了。

    瀏覽了一下,看沒有其他有用的信息,歐陽朔順手關閉了論壇。開始學習歷史知識,給自己充電。

    晚上冰兒放學回來的時候,對哥哥早上沒有起來送自己上學,顯得有點小幽怨。歐陽朔只好使出渾身解數,做了幾道她最喜歡的菜,才稍稍平息了小丫頭的怨念。

    孫小月見歐陽朔這樣天天雷打不動地準時登陸游戲,也是非常的好奇,問道:“哎,那個什么《地球online》真的有那么好玩嗎?我問了一下,我們班上的同學,好像沒什么人玩這個游戲啊!”

    歐陽朔神秘一笑,“這款游戲的最大魅力,在于領地建設的玩法。而且游戲做的非常逼真,不是那種無腦升級流,一般人是沒有這個耐心的。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我建議你也可以玩一下。保證不會后悔。”

    孫小月撇嘴一笑,“呵呵,還是算了吧!我可不像你這么土豪,眉頭都不眨一下,就能買得起10萬信用點的游戲艙。”

    歐陽朔也不勉強,自己能做的就只能到這個程度了。聽不聽,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自己不可能告訴她,關于這款游戲的真相。不說她信不信的問題,就算信了,他也無法解釋自己怎么知道這么機密的消息。總不能告訴她,自己是重生過來的吧。

    為了彌補早上的遺憾,歐陽朔晚上并沒有準時上線。先陪著冰兒寫完作業,再給她講童話故事。哄著小丫頭睡著,已經是晚上10點。

    對他來說,游戲固然重要,但冰兒才是最重要的。游戲只是獲取成功的手段,陪伴家人才是目的。很多時候,我們容易被事物的外表所迷惑。分不清手段和目的,只會迷失自己。

    更何況,現在的山海村,已經建立了完整的組織架構,各項事務都有專人負責推進。短時間內,即時是他不在,領地也能夠順利的運轉。

    再次上線的時候,院子里靜悄悄的,大家都已經出去做事了。歐陽朔走到庭院的角落,逗弄著黑牙。

    對黑牙這樣的野黑狼犬,歐陽朔并不放心讓它出去到處亂跑。平時的時候,都是拴在院子里。有空的時候,才會牽著它,到村子里面散步。剛好今天沒什么事,歐陽朔終于良心發現,準備牽著小家伙到村子里逛一逛。

    走在村子里,看著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小院,歐陽朔感到非常的欣慰和自豪。這是完全屬于他的村落,是他帶領大家從荒野中,從零開始,一木一石建立的家園。

    村民們愛戴他,感激他為大家在荒野之中,提供了庇護之所,存身之地。下屬們尊敬他,敬佩他的高瞻遠矚,感激他的知人善用,讓他們可以在更高的平臺上發揮自己的才能。

    一路上,村民們看到他,都會微笑致敬。歐陽朔也不擺架子,跟他們嘮叨些家長里短,詢問他們生活中還有什么難處。如果有難處,一定要告訴自己,自己盡力幫你們解決云云。

    昨晚的篝火晚會,顯然余韻未消。大家伙兒談論的最多的就是昨晚的熱鬧場景,柚兒的凌波舞多么多么的美,大將軍的劍舞的怎么怎么有氣勢。當然,還有我們領主大人唱的歌也不賴,雖然調子聽起來怪怪的,但是就是讓人感覺聽著美。

    走到村口的時候,看到趙得旺正在指揮大家建造箭塔。史萬歲也站在一邊,幫忙參謀。對于這位戰爭經驗豐富的將軍而言,箭塔的建造,顯然他比趙得賢更有發言權。看到歐陽朔,兩人連忙走過來。

    將軍的嗓門,永遠是那樣的響亮,“主公!” 》≠》≠,

    趙得旺跟在他的身后,上前行禮問候,“大人!”

    歐陽朔擺了擺手,心情極好,笑著對趙得旺說道:“不必多禮。建設司的動作很快嘛,值得表揚!”

    趙得旺至今還掛著建設司副司長的銜,辦事自然用心。生怕哪天做的不好,領主大人就給安排個正司長過來。聽到歐陽朔的表揚,心里就輕松了不少。謙虛地說道:“屬下不敢貪功。箭塔能夠建設的這么順利,還要多虧史將軍從旁協助。沒有將軍的指導,我們可不知從何下手。”

    史萬歲從來就不知道謙虛為何物,站在一旁,嘿嘿一笑,自得地說到:“這其實根本就不算個啥!這只不過是最簡單的箭塔。俺以前帶兵打仗是時候,扎的營寨,那箭塔才叫做厲害呢!”

    頓了一頓,史萬歲轉頭看向歐陽朔,“主公,末將觀察了一下地形。建議在柵欄的四個角,最好也各建造一座箭塔。這樣的話,就能夠更進一步的增強村莊的防御力量。可惜的是,現在沒有足夠的弓箭,沒辦法訓練那幫新兵菜鳥。”

    歐陽朔微微點頭,看向趙得旺,說到:“就按史將軍說的去做,建設司做好統籌安排。”

    趙得旺趕緊應下,表示兩天內就可以把所有的箭塔建造完畢。歐陽朔點了點頭,也就沒有再過多的停留,牽著黑牙,轉身回四合院去了。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