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話說關鍵時刻,趙括親率千人騎攔住山海縣第二旅。

    在第二旅騎士看來,趙軍飛騎簡直是天上流云,眼看在你身邊,唐刀一劈卻便沒了蹤影,收刀回身之際,他卻又如影隨形般殺到,若無演練精熟的實戰配合,還當真難以抵擋這支眼花繚亂威猛凌厲的騎射勁旅。

    好在有惡來牽制,第二旅結成防御陣勢,一時之間,倒是足以自保。

    異人騎兵部隊畢竟兵力有限,即便洞穿趙軍四萬鐵騎,也無法及時趕去增援第二旅,反倒是被趙軍騎士死死地拖住。

    趙軍鐵騎,豈是等閑,他們反應過來之后,立即發動反擊,企圖以兵力的優勢,對沖進來的敵軍進行包圍。

    說到底,兩萬余異人騎兵部隊,除了一部分精銳騎兵,大部分的戰力還比不上趙軍鐵騎,尤其是聯軍騎兵,更是不堪。

    現如今,第二旅被拖住,唯有禁衛旅來充當尖刀,在趙軍騎兵陣地當中左沖右突,打破趙軍包圍的企圖。

    史萬歲一馬當先,代替惡來,充當箭頭作用。如此猛將,就是趙莊都比不上,更何況是趙軍其他將領,當真是所向匹敵。

    戰局再次陷入膠著。

    這么一耽擱,王陵殘部在故關大軍的猛攻下,終于走上末路。

    王陵環視一周,悲壯地說道:“兄弟們,讓我們最后唱一次《無衣》吧!”全場死一般的沉寂中,王陵嘶啞的聲音在戰場飄蕩起來: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

    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悲壯的秦風,被王陵唱的是慷慨激昂。士兵們在主將的感染下,一起哼唱起來,同仇敵愾,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唱著《無衣》,王陵殘部殺向故關大軍,視死如歸,坦坦蕩蕩。

    對面的戰狼,也不禁為秦軍的勇猛悲壯所感染,一時無言。

    但,這就是戰爭。戰狼拋去個人情感,寒聲說道:“殺!”

    如果說王陵殘部是一塊礁石,代表老秦人的不屈和倔強,那么故關紅色和黑色混雜的大軍,猶如一股驚濤駭浪,以天地之偉力,拍打在礁石上。

    本就殘破的礁石,立即四分五裂,炸裂開來,濺起無數血花。

    就在這一刻,武安君白起賬下六員大將之一的王陵將軍,戰死沙場。

    “王陵!”桓龁大聲悲呼。

    在桓龁聽到秦風《無衣》的時候,就感到大事不妙,最終,他也無法挽回王陵的命運,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兄弟戰死沙場。

    一時之間,秦軍身上,散發出一股無畏的悲涼之音,令人望而生畏。

    就在此時,猛將王龁率領的三四萬鐵騎陸續趕到。聽到桓龁的悲呼,王龁不禁心中一顫,一種不好的預感竄上心頭。

    王龁率部跟桓龁大軍匯合,見桓龁部身上散發的悲涼之氣,心中更是不安,顫聲問道:“桓龁,王陵部怎么樣了?”

    王龁的問話,將桓龁拉回現實,他的聲音,冷的猶如九尺寒冰,令人聞而生畏,咬牙切齒地說道:“王陵死了,我們要為他報仇!”

    “什么?!”王龁大驚失色,自己終究是來晚了一步,不禁深感自責。

    相比桓龁的失態,趙括就從容許多,他一邊下令千騎將軍代替他指揮千人騎,自己率領白人騎重新回到山丘指揮部。

    趙括深知,桓龁的猛攻已經讓趙軍吃盡苦頭,如今再來了王龁部,趙軍一時之間就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好在關鍵時刻,故關大軍爭氣,率先一步剿滅王陵殘部。趙括當即下令,命令故關大軍越過營壘,跟大軍主力會師,共同抵御桓龁和王龁兩部。

    “大將軍,為今之計,是不是先退回故關。”軍中司馬向趙括建議。

    按照軍中司馬的意思,如今主力大軍跟故關的通道已經被重新打通,自當先行退守故關,再做打算。

    “不行!”趙括斷然拒絕,倒不是他自負,而是作為全軍統帥,趙括想的更遠。現如今雖然剿滅王陵大軍,但是秦軍主力猶在。

    如果這個時候退守故關,那么南線負責阻攔秦軍的趙莊大軍,就將陷入前后夾擊當中,可以想象,他們必將落得個跟王陵大軍一樣的下場。

    而趙莊大軍一旦被打殘,趙國也就無力回天。要知道,趙國國內,已是再也抽調不出一兵一卒。

    如此一來,這一場曠世大戰,趙國還是要輸,這是趙括所不想看到的。

    “下令全軍,再堅持一下,全軍南下,務必接應到趙莊大軍。”趙括斷然下令,“另外,傳令趙莊,讓他收縮防線,靜待援軍。”

    “諾!”軍中司馬立即揮動旗幟,傳達趙括的軍令。

    在趙括的調動下,整個長平谷地,秦趙兩國大軍,由北及南,互相交織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蔚為壯觀。

    最北面,是匯合了故關大軍的趙括大軍,連番激戰過后,尚有十二萬步卒以及三萬五千余鐵騎。

    趙括大軍對面,是王龁和桓龁兩部聯軍,清一色的騎兵部隊,再加上異人軍團,一共是十余萬鐵騎。

    聯軍后方,就是還在跟秦軍糾纏的趙莊大軍。經歷一番廝殺,趙莊大軍還剩二十余萬,步騎皆有,為趙軍另外一部主力。

    跟趙莊大軍對峙的,就是蒙驁大軍以及王龁余部。蒙驁大軍,算上異人步軍,尚有十二萬左右。王龁大軍被抽調走一部分,再加上突圍時的損耗,也還剩下十二萬左右。兩部加載一起,預計在二十五萬。

    百里石長城以北,還駐扎著嬴豹的三萬五千大軍。同樣的,趙軍在故關還留守著七萬大軍,專門用來監視嬴豹大軍。

    因此,在兵力對比上,雙方仍然是勢均力敵。

    六路大軍,互相交織,實在是千古未見之奇觀。

    這個時候,就非常考驗主帥的能力。而在這一方面,白起顯然更勝一籌。

    武安君白起一直在狼山望樓觀戰,戰局的任何細微的變化,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唯一的變數,就是他沒有想到,故關竟然突然多出四萬精銳異人軍團,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以至于王陵大軍慘遭覆滅。

    如今的戰局,看上去雙方勢均力敵,誰都有機會圍殲對方的一路大軍。

    趙括可以跟趙莊大軍配合,南北夾擊王龁和桓龁兩部,吃掉這兩路騎兵。同樣的,白起也可以反過來南北夾擊趙莊大軍,就要看誰技高一籌。

    實際上,秦軍還是占據優勢。

    其一,王龁和桓龁兩部,都還沒有經歷過連番大戰,士卒體能充沛。他們也是戰場上,唯一一支沒有經歷大戰的部隊。

    其二,王龁和桓龁兩部,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騎兵,在機動性和靈活性上,要遠強于趙軍。反觀趙括大軍,除了三萬余鐵騎,剩下的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步軍,如何能夠攆上王龁和桓龁兩路鐵騎。

    其三,趙軍心怯。經歷過被圍困的絕望,趙軍是斷不敢再輕兵冒進,全力南下,跟秦軍決一死戰的。萬一后路再被斷,那真的是欲哭無淚。

    趙括也非庸人,他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不求殲敵,只求將趙莊大軍接應出來,共同退守故關,再從長計議。

    兩軍統帥,皆非常人。趙括所欠缺的,主要還是實戰經驗。最近發生的一系列大戰,足以讓他吸取教訓,進步神速。

    白起何等人物,看清形勢,果斷下令,命令王龁和桓龁兩路大軍,立即匯合到一起,調轉馬頭,揮師南下,沖擊趙莊大軍。

    桓龁接到命令,不甘心地看了對面一眼,狠聲說道:“撤!”

    接到撤退命令,第二旅不再跟趙軍千人騎糾纏,迅速調走馬頭南下。就在這時,禁衛旅等部適時出現,接應第二旅將士。再加上王龁大軍的協助,異人軍團順利地從趙軍鐵騎中撤離。

    兩路大軍,互相交纏在一起,現在要突然分開,就非常考驗將領的能力。尤其是桓龁大軍和異人騎兵軍團,現在是主動撤離,等于將后背交給敵人。

    因此,大軍斷不然一窩蜂地撤退,否則的話,很容易就變得敵人的靶子。

    好在無論是王龁、桓龁,還是史萬歲、張遼,都是經驗非常豐富的將領,如何安排殿后部隊,如何安排側翼掩護部隊,如何安排前軍,都心中有數。

    再加上趙括大軍,先前猛攻王陵營壘,已經累的精疲力竭。再后來,還要咬牙攔截桓龁大軍,體力更是透支。

    如今,在秦軍將領的嚴密安排下,眼看找不到合適的突襲機會,自然也就順水推舟,放桓龁大軍順利撤離。

    眼看著秦軍十萬鐵騎殺氣騰騰地朝趙莊大軍殺去,趙括只能打起精神。他下令故關大軍由后軍改為前軍,率部開始南下,前去接應趙莊大軍。

    故關大軍之前養精蓄銳,關鍵時刻才從關內沖出,面對的是已經搖搖欲墜的王陵大軍,因此在體力上,尚有余力。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