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廉州盆地。

    兩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在荒野無人地帶,暗中接頭。

    “你們準備的怎么樣了?”

    “一切準備就緒!”

    “好!”

    “聽說......那家伙現在不在領地?”

    “沒錯,已經確認了。”

    “嘿嘿,自作孽不可活!”

    “按計劃行動,隨時保持聯絡。”

    簡短的幾句對話之后,兩人就迅速分開,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不遠處的草叢中,突然走出一位青年男子。男子長相普通,穿著普通,唯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的肩膀上停著一只小鳥。

    青年男子看著方才離去之人,喃喃自語:“一群鼠輩,以為偷偷摸摸就能繞過我們軍情司的偵查嗎?”

    說完,他對著停在肩膀上的小鳥,耳語一番。小鳥聽完,振翅高飛,飛向天際,很快就消失不見。

    **********

    蓋亞二年一月二十七日。

    崖州灣臨近南山的海岸,人頭攢動,熱鬧非凡,正是選定的港口建設地。港口選址,由總設計師孫小月負責。

    還在大理的時候,孫小月已經是高級建筑師。在領地歷練半年,前不久剛剛晉升為大師級建筑師,由她主持港口設計再合適不過。

    規劃中的南山港,比北海港的規模還要大,未來將作為純粹的軍用港口。

    港口靠近南山,有利于就近取材。柏南浦已經安排工匠,在南山開辟了一個大型伐木場和一個大型采石場。

    來往南山和港口的車隊,絡繹不絕。

    南山港西側,是十里灘涂。灘涂上,大量的鹽工,正忙碌著開墾鹽田。第一期鹽田的規模,就達到10000畝,相當于再造一個北暮鹽場。

    十里灘涂的西面,則是一段海灘,黃沙遍地,便是著名的黃金海岸。

    海岸邊,臨時建起一座兩層的木質小樓。

    二樓的觀景陽臺上,擺放著一排竹制躺椅。歐陽朔和宋佳,此刻正舒服地躺在躺椅上,享受著悠閑的假期。

    如果再有一杯冰鎮飲料,人生就圓滿了!

    小樓前的海灘上,冰兒光著小腳丫,跟四小追逐打鬧。小青在海中遨游,時不時地叼起一條大魚,惹得冰兒歡呼不已。

    小白也跟著跳到海中,被冰兒一把抱住。小家伙不滿地甩了甩毛發,濺起一大片水花,灑得冰兒全身濕透。

    濺起的水花,在陽光的映射下,散發出奪目的光彩。

    “呀!”冰兒嘟囔一句,咯咯只笑。

    黑牙忠誠地守護在小主人身邊,時不時地還可以撈到小青甩上來的大魚,吃得是不亦樂乎,一臉的滿足。

    不遠處,紫蘇拿著毛巾和吃食,孑然肅立。

    眼前的畫卷,讓歐陽朔目眩神迷:幸福,有時候就這么簡單。

    歐陽朔收回目光,愜意地伸了個懶腰,看向一旁的宋佳,懶懶地說道:“休息了幾天,整個人都輕松多了。”

    “大懶蟲!”宋佳甩了他一記衛生眼。

    “明天還是出去活動活動筋骨吧,這幾天,王峰那可是遇到麻煩。”

    禁衛旅清剿野獸和荒獸的行動,進展的并不順利。且不說成群結隊的野獸,殺不勝殺,時不時出現的荒獸,才是禁衛旅的大敵。

    那天晚上遇到的荒獸,只是邊緣實力底下的一類。

    隨著清剿行動的深入,島內荒獸實力越來越強。王峰曾言一人可以擋住兩頭荒獸,現在抵御一頭荒獸,已是夠嗆。

    歐陽朔不得不再調配一個營,參與清剿行動。

    “我也去!”玩了幾天,宋佳也有些坐不住。

    “不妥!”歐陽朔搖搖頭,道:“這是軍事行動,你這個女主人去了,士卒們會束手束腳的。”

    “哼,別瞧不起人!”宋佳不服。

    “你呀!”歐陽朔知道宋佳好強,不好太打擊她的積極性,笑著說道:“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適合你,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

    “你說,我肯定敢!”

    “五指山!”

    “五指山?”

    “不錯。五指山是高等級玩家的練級寶地,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有一番奇遇。”歐陽朔想起【五指山的傳說】。

    “真的?”聽到奇遇,宋佳兩眼放光。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問題是五指山山高路遠,危機遍布。你獨自前去的話,可是分分鐘就有可能被掛回來。”

    “沒你說的那么夸張。”宋佳可不好糊弄,“我又不像禁衛旅那樣,擺明了是要實施三光。單人獨行,只要路上小心,完全可以避開荒獸和土著。”

    歐陽朔點點頭,默認了宋佳的說法。

    “正好我的武藝遇到瓶頸,需要一番歷練,豈不正當其時?”

    未經實戰檢驗的武功,是上不了大臺面的。

    宋佳此前一直呆在門派,確實需要一番野外歷練。

    歐陽朔想了一下,從儲物囊中取出一物,遞給宋佳:“你要去,我全力支持,記得把這個帶上。”

    “這是什么?”宋佳接過一看,是一枚娃娃。

    “這是我在第一次系統拍賣會時,拍下的替身娃娃。”

    “呀,這就是傳說中的替身娃娃?”宋佳稀奇地看著手中的娃娃,“聽說,替身娃娃可是被炒到天價,還有價無市。”

    “那當然。隨著玩家實力的提升,除了我們這些領主,哪個不惜命。這種可以讓玩家死亡之后無損轉生一次的寶物,自然受到熱捧。”

    宋佳想了一下,又將替身娃娃還給歐陽朔。

    “???”

    “這次歷練,本就要經歷生死劫。如果帶著這個,相當于多了一道保險,那時候,我不確實,自己是否還有勇氣,置之死地而后生。”宋佳說道。

    歐陽朔眼睛一亮,贊賞地看了宋佳一眼。前世他也是冒險類玩家,如何不明白宋佳話中的意思。

    如果一個人,知道自己即便死亡,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那么他在面對生死危機的時候,很有可能就不會“瞻前顧后”,而是下意識地選擇勇往直前。

    看似勇敢,其實不過是魯莽。

    真正的勇士,是在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候,以堅定的勇氣和智慧,爭那一線生機,而卻不是無腦地勇猛激進。

    “你能想到這一層,此次歷練就已經成功一半。”歐陽朔不吝贊賞。

    宋佳微微一笑,風情萬種。

    **********

    次日,宋佳獨自遠行。

    晨光中,一人一劍,漸漸消失在荒野中,留下一道亮麗的風景。

    目送宋佳遠去,歐陽朔轉頭,看向王峰他們,道:“我們也出發吧!”

    禁衛旅將士,包括歐陽朔,此行都沒有騎乘戰馬。他們的坐騎,需要等到建立領地,開通傳送陣之后,才能傳送過來。

    歐陽朔取出天魔槍,走在隊伍最前面。穿過灌木叢,走了十幾分鐘,一行人才抵達禁衛旅昨天清剿地。

    瓊州島上的野獸,以野豬、長臂猿、云豹以及犀牛為主,野豬和犀牛生活在平原地帶,長臂猿和云豹則主要棲息在五指山等深山老林中。

    至于荒獸,那就千奇百怪,形態各異。

    常見的荒獸,就是從野豬、長臂猿、云豹以及犀牛等野獸演變而來,或是體型異變,或是身體的某個部位異變,類似于首領級BOSS。稀有的荒獸,估計只有翻閱《山海經》才能叫出它們的名字。

    當然,在玩家強大的偵察術面前,一切信息都無所遁形。

    抵達目的地之后,禁衛旅士卒們在軍官的率領下,有序地清剿野獸。將士們以小隊為單位,結成固定陣型,猶如高效的殺戮機器,一路推進。

    面對普通的野獸,歐陽朔并不準備插手。他今天過來,就是想會一會島上的荒獸,順便磨煉自己的槍法。

    楊家槍法,已經被歐陽朔煉到第四層【駕輕就熟】,第五層【融會貫通】是一道大坎。邁過去,就代表槍法小有所成;邁不過去,就要停滯不前。

    要突破第五層,最主要的就是實戰。只有在實戰中,才能將槍法各招各式,反復拆組,見招拆招,見機行事。

    面對攻擊,不用去想,身體本能地就能作出最正確的選擇,心到手到,手到槍到。心眼并用,反應迅速,快如閃電,如此才稱得上是【融會貫通】。

    就在歐陽朔沉思間,不遠處一陣低沉的獸吼。

    “哞~~~~”

    伴隨著叫聲,灌木叢中,走出一頭鐵甲巨獸,相貌丑陋。

    好家伙,只見那巨獸足有五米余長,兩米余高,重達數噸。遠遠看去,就像一座肉山,給人以一種強大的壓迫感,令人窒息。

    巨獸身軀異常粗笨,四肢短小,猶如四條鐵柱,支撐著沉重的軀干,全身披以鎧甲似的厚皮,長滿堅硬的鱗片,寒光閃閃。

    龐大的頭部,跟牛頭類似,吻部上面長有一個單角,同樣堅硬如鐵,寒光閃閃。最滑稽的是,巨大的頭部兩側,卻生有的一對小眼睛,非常不協調。

    巨獸一邊吼叫,一邊朝禁衛旅走來。粗壯的四肢,行走在荒野中,引起一陣陣陣地,附近的灌木,樹葉被震的嘩嘩作響。

    “結陣!”王峰不敢怠慢。(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