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輪椅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兵家代表人物之一,兵圣孫武的后代孫臏。

    孫臏是孫武的第幾代后人,史料中已不可考。兩人同時現身荒野,為了不覺得突兀,蓋亞特意安排兩人為祖孫關系。

    聽聞祖父孫武在山海城定居,孫臏并沒有第一時間來探望,而是在外游歷,直到除夕將至,才趕到山海城拜見祖父。

    同行的老者,正是春秋戰國時期的神醫扁鵲。

    扁鵲自稱游醫,并非無的放矢,他確實也無意在一城一地停留。歷史上,扁鵲及其弟子不辭艱辛,行程四千余里,周游列國,隨俗為變。

    在城門守衛的引領下,孫臏順利見到祖父孫武。

    祖孫二人跨越時空的相見,想必是讓人頗多感慨的。

    守衛見青年真是孫武的徒孫,不敢怠慢,悄悄退去。

    離開之后,守衛并未回到城門駐守,而是來到侯府,將孫臏來到山海城的消息,報給侯府管事。

    管事得到消息,立即準備上報君侯,卻在門口,被書記室的書記官攔下。

    “君侯有令,無重要事情,不得打擾。”

    管事會意,將消息告知書記官。至于書記官如何處理,是立即報給君侯,還是按而不發,就不是他的事情,也不需要他承擔責任。

    書記官聽完,擺了擺手,示意管事離開。他想了一下,還是決定等君侯從書房出來之后,再行告知。

    畢竟,孫臏此番前來,定是要在山海城過年的,不必急于一時。

    否則,萬一打斷君侯的思緒,可沒有他好果子吃。

    廉州侯府尚沒有成立專門的機構,負責打探領地內外的消息和情報。因此,平時就只能通過丫鬟、守衛等各色人等,往侯府傳遞消息。

    至于軍情司,他們只負責軍事情報的偵查,是萬萬不敢越矩的。

    **********

    孫武府邸。

    孫武的府邸并未設在官邸區,而是建在陸軍講武堂內部。

    祖孫二人見面之后,孫臏將扁鵲介紹給祖父。

    “祖父,這是孫兒途中結識的神醫扁鵲。一路上,多虧老先生照料!”

    孫武聞言,立即向扁鵲作揖:“謝過老丈!”

    扁鵲如何敢受,側身避過,道:“老朽來此,也是順路游歷,何來照料!”

    孫武點點頭,笑著說道:“老先生來山海城,必有收獲!”

    “怎講?”扁鵲眼睛一亮。

    “老先生可聽過藏書樓?”

    “正是慕名而來。聽聞樓中藏有古今典籍,不知真假?”

    “千真萬確!各朝各代的醫家著作,藏書樓中都一應俱全。”

    扁鵲大喜,笑著說道:“不虛此行矣!”

    “不僅如此,山海城設有官醫署,內里不僅有古代醫術,還有異人帶來的醫術,尤其是其中一門外科醫術,其驚奇莫測,就連老夫都不得不嘆服。”

    扁鵲聞言,又是一喜。

    “老朽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孫武哈哈一笑,倒是能夠理解,當初他自己也是如此。孫武一招手,叫來府中一名仆役,吩咐道:“帶老先生去藏書樓一觀!”

    “諾!”

    扁鵲會意,起身跟著仆役離開。

    一則他確實求知心切,欲閱覽藏書樓中醫家名著;二則扁鵲也是明白,孫武祖孫二人見面,必有私密話要講,他在一旁,殊為不便。

    送走扁鵲,祖孫二人就輕松許多。

    見孫臏殘廢的雙腳,孫武眼中閃過一絲不忍。

    孫臏何其敏銳,反倒是笑著說道:“祖父何須如此,孫兒即便殘廢,也能指揮千軍萬馬,決勝千里之外。”言語中,竟是有一股豪氣和遠大抱負。

    孫武點點頭,不甘心地說道:“神醫扁鵲,對此也無法嗎?”

    孫臏黯然地搖搖頭。

    見此,孫武不再提起這個沉重的話題,笑著說道:“孫兒你寫的《孫臏兵法》,祖父可是有細細閱覽,很是欣慰啊。”

    “祖父謬贊!”

    “好就是好,不必在祖父面前謙虛。”孫武擺了擺手,話鋒一轉,道:“不過孫兒,切不可以此為傲。祖父這段時間,翻閱歷代兵家著作,獲益良多。你我所寫兵書,雖然高屋建瓴,但還有很大的局限性和不足之處。”

    “祖父教導的是!”孫臏坐在輪椅上,俯首作揖,道:“孫兒此番前來,正是想陪在祖父身邊,潛心修習兵法。”

    孫武搖頭,用手指點了點孫臏,笑著說道:“在祖父面前,你也不必掩藏。祖父能夠感受到,你啊,還是有志于沙場,只是因祖父的緣故,方才如此吧?”

    “祖父慧眼。”孫臏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敢瞞祖父,孫兒確實想在軍中,施展所學,方不負此生。”

    孫武點點頭,道:“祖父選擇隱居,是因年歲已大,不想再折騰。就這樣,還是被廉州侯的提議打動,出面主持陸軍講武堂。孫兒你還年輕,自然無需向祖父這般,潛心學問。好男兒,就該馳騁沙場。”

    “廉州侯真有這么厲害,竟能夠說服祖父?”

    孫臏有些驚奇,心中對這位素未謀面,卻在圈子中頗負盛名的領主,竟有一絲隱隱的期待,又有一股說不出的興奮。

    孫武點點頭,想起昨天君侯的拜訪,感慨地說道:“山海城根基雄厚,絕冠天下。君侯雄才大略,兼且禮賢下士。更難得的是,對手下的大將,又能充分放權和信任。就以剛結束的廉州之戰而言,就全權交由上將軍白起指揮。”

    孫臏聞言,更是興奮。

    他在《孫臏兵法》中,就有過論述:將領必須忠于君主,君主不應該干涉將領的具體軍務,將領要有獨立的軍事指揮權。

    廉州侯所為,正是孫臏一貫信奉的君主和將領相處之道。

    見孫臏神情,孫武不得不提醒他一下,道:“孫兒你既然拿定主意,祖父就不得不提醒你一番。山海城軍中,不僅有白起這樣的絕世名將,還有史萬歲、惡來、羅士信以及穆桂英等一干將領,無一不是上上之選。你切不可恃才傲物,要想在軍中站穩腳跟,可不容易。”

    孫臏聽完,神情鄭重地說道:“祖父放心,孫兒有分寸!”

    談完大事,祖孫二人,才開始閑聊起來。

    至于神醫扁鵲,卻是一直到傍晚,方才在仆役的提醒下,回到府邸。藏書樓收藏的無數醫家經典,讓這位神醫,直接入迷,恨不得挑燈夜戰。

    歐陽朔同樣在書房,呆了一整天。

    就連午膳,都是由紫蘇直接送到書房,匆匆用過。

    走出書房,書記官立即迎了上來。

    這一天,書記官倒不是毫無作為,他已經通過孫武府邸的仆役,將孫臏和扁鵲兩人的身份,打探的一清二楚。

    “啟稟君侯,領地上午來了兩位客人。一位是神醫扁鵲,另一位是兵圣孫武的孫輩,孫臏。”書記官言簡意賅。

    歐陽朔聞言,眉頭挑了挑。

    事實上,在孫武定居山海城之后,歐陽朔就一直期待孫臏的到來。

    這一等,就是兩個余月,還真是讓他好等。

    對孫臏這位身殘志堅,著名的戰役雖不多,卻每一場都足以改變歷史走向;名聲雖不顯,卻著書立說的名將,歐陽朔可是仰慕已久。

    或者說,孫臏已經超脫將才的范疇,而應當歸入帥才或者謀略家一類,與后世的張良、諸葛亮、郭嘉等人類似。

    至于神醫扁鵲,就純屬意外之喜。

    當然,藏書樓名聲在外,吸引百家中人來此,也屬正常。來到山海城的,可不一定就會在山海城定居。

    歐陽朔對書記官說道:“派人知會兵圣府上,就說明日上午,本侯將親自登門,前去拜訪兩位貴客。”

    “諾!”

    歐陽朔點點頭,往后殿去了。

    一夜無話。

    蓋亞二年二月二十日,山海城。

    晚上,就是除夕夜。

    山海城到處張燈結彩,一片喜慶。

    侯府仆役,在主事紫蘇的指揮下,也開始張羅忙碌起來,有的負責灑掃庭除,有的負責張掛燈籠、年畫、桃符等一應物件。

    后廚更是一片忙碌,一大早,廚娘們就開始準備晚上的年夜飯。君侯早有言,除夕夜要在侯府,大宴群臣武將。

    侯府前的廣場上,同樣熱鬧。一座巨大的戲臺,已經拔地而起。

    晚上,戲樓的戲班將在此登臺亮相,與民同樂。

    屆時,不僅參加侯府宴請的重臣,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也可來此看戲。

    歐陽朔出門,四名親衛遠遠跟著。

    輕車熟路地來到即將竣工的陸軍講武堂,歐陽朔也沒有游覽的心思,徑直前往孫武府邸。

    昨晚得到消息,兵圣府邸已是做好迎接的準備。

    就是扁鵲,也不得不放下對醫書的渴求,呆在府邸,等待歐陽朔的拜訪。以歐陽朔今時今日的地位,就是直接將兩人招到侯府接見,也不為過。

    親自登門拜訪,已是給予兩人極高的待遇。

    當然,這其中,也有孫武的影響。

    自古以來,大夫的地位并不高,被當權者招來喚去,都太正常。歐陽朔作為一個現代人,自然不會有此歧視。

    對孫臏和扁鵲,他都是一視同仁。(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