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十月十日,山海城。

    歐陽朔見到白雪的第一眼,就是驚艷,其人氣質無雙,讓人不忍褻瀆。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白雪小姐,歡迎來山海城。”

    歐陽朔站在正堂門口,親自迎接這位白氏商社的少主人。

    此等優待,讓白雪受寵若驚。

    在對映柚交待完采購事宜,歐陽朔下一步的目標,就是爭取說服崔氏商會和白氏商社,在年底之前,將總部遷至山海城。

    因為一旦系統,取消超級交易平臺,王城的各大商會,除了泉州之外,暫時他們跟山海城之間,就無法取得聯絡了。

    尤其是咸陽,兩地之間隔著炎黃盟的地盤,商路根本就無法打通。

    對此,歐陽朔自然要早作打算。

    崔氏商會不用說,早有遷居之意。崔家跟山海城的聯系,是越來越緊密。崔家子弟當中,除了擔任肇慶郡云安府知府的崔守嗣,還有兩人官至縣令。

    崔家在領地的政商兩界,都有不容忽視的影響力。

    權衡之下,山海城對崔家而言,顯然比大理更有吸引力。

    崔家在領地的未來,更加的充滿想象力。因此,在歐陽朔透出話風之后,崔家家主當即拍板,立時開始家族遷移之事。

    崔氏商會在山海城經營最久,在西城區拿下了大片的土地。因此,崔家此番舉族遷徙,并不算倉促。

    也許,崔家的家主,早就在謀劃此事。

    當然,一個家族的遷徙,不算一件簡單之事。留在大理的商鋪,有些要轉讓,有些則保留下來,繼續安排人經營。

    家族雇傭的成百上千的掌柜、伙計,也要一一安置好。愿意到山海城定居的,自然好說,一切照舊。

    不愿意的,也不勉強,大家好聚好散。

    崔家在大理的關系人脈,該經營的,還得繼續經營。崔家家主目光深遠,斷定廉州侯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也許用不了幾年,整個大理,都要置于山海領治下。

    難辦的,是白氏商社。

    白雪雖然是商社的少主,其上,還有她的父親白圭。這位商祖,才是隱居幕后的真正掌舵之人,掌握著白氏商社的命脈。

    白圭,歐陽朔暫時是見不上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先說服眼前的白雪。在商言商,歐陽朔并不想用衛鞅的關系,來綁架白雪。

    正所謂,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也。

    除此之外,白氏商社跟崔氏商會,性質又不同。崔氏商會是主地圖的原住民勢力,在大理的人脈,是盤根錯節。

    當然,崔氏商會的影響力,此前也就僅限于大理。

    白氏商社不同,它是在春秋戰國加入荒野進程之后,突然出現的。

    因此,對白氏商社的底細和根基,歐陽朔知之甚少。表面上看,白氏商社的總部位于咸陽,只是一個不太起眼的商會。

    真相到底如何,外人難以知曉。

    畢竟,歷史上的白氏商社,可是一個龐然大物,兼貿易和情報于一體。

    歐陽朔估計,范蠡的消息,一定是白圭故意透露給他女兒白雪的,故意賣歐陽朔一個好。

    這其中,白圭又有著什么樣的算計呢?是不是說,諸子百家之商家,也準備浮出水面,爭取與之財富相匹配的地位呢?

    白圭和范蠡之間,又有怎樣的默契和謀劃呢?

    一切,都是一團迷霧。

    爭鳴大會雖然已經落幕,但是百家的爭鳴,卻還只是剛剛開始。

    自秦以后,歷朝歷代,都有諸子百家的身影,活躍在歷史舞臺上。所不同的,只是春秋戰國時在明,其后在暗。

    百家的糾紛,將伴隨著整個游戲的進程。

    因為游戲的關系,此前歷史上地位不顯的學派,可能在荒野大放異彩。

    商家,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荒野之中,又豈是歐陽朔一位領主,注重商業的發展。

    據悉,春申君經營的丹陽城,其商業氛圍,比之山海城,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春申君的家族本身,就是商業世家。

    經商,才是他們最拿手的絕活。

    除了春申君,其他的領主也都不是傻瓜,不會受限于古代的思維,去做出什么“重農抑商”的蠢事來。

    因此,商家在荒野之中,可謂大有作為。

    而且,歷朝歷代,商家也算是人才輩出。沈萬三、喬致庸、胡雪巖等人,在現代社會,都是如雷貫耳的存在。

    正是如此,白圭和范蠡他們,又怎么會一直沉寂下去呢。

    對歷史人物之間的神秘圈子,無論是黑蛇衛,還是山海衛,暫時都滲透不進去。蓋亞對此,顯然也有計較。

    就是不知道,蓋亞最終的目的,又是什么。

    歐陽朔此番召見白雪,一是商議白氏商社總部遷移之事,其二,也是想試探一下白氏商社的底,看看白圭他們的葫蘆里,到底在賣什么藥。

    兩人在正堂分賓主入座,都在審慎地打量著對方,眼中充滿探究。

    歐陽朔好奇的,是白雪身后的白圭,甚至還有范蠡。

    白雪好奇的,則是歐陽朔本人。

    對歐陽朔,白雪又怎么會不好奇。她非常清楚夫君衛鞅的品行,不是遇到曠世之明主,絕不會輕易出山。

    歷史上,衛鞅就曾周游列國,拒絕了無數君主的邀請,最終出人意料地選定了彼時處境堪憂,羸弱不堪的秦國。

    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秦孝公。

    眼前的這位男子,又有怎樣的魅力,能讓衛鞅死心塌地地追隨左右呢?!

    表面上看,歐陽朔風輕云淡。連番的沙場征戰,將歐陽朔臉上的稚嫩,消磨干凈,取而代之的,是堅毅和剛強。

    臉如刀削,堅硬而冰冷。

    雖然有意控制,歐陽朔身上,還是隱隱散發出逼人的殺氣,還有一股浩大堂皇的皇者之氣。

    兩種截然不容的氣質,竟然在歐陽朔身上,完美地融為一體。

    正所謂,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仁道和殺道,在君王而言,是可以互相轉換的存在,并不相悖。

    因此,就算歐陽朔神情溫和,也沒人敢在他面前放肆。

    白雪,自不敢小瞧眼前之人。

    只是,對對方邀請自己的目的,白雪還不明就里。

    按理來說,作為客人,白雪定居山海城,理應來拜會歐陽朔這位主人。只是白雪來山海城時,歐陽朔遠在肇慶郡。

    歐陽朔此番回歸,也只有極少數人知曉。就在昨天晚上,都護府侍衛到衛鞅府邸通報,說領主大人明日上午,召見白雪。

    “不知白氏商社,對山海城的市場,是怎么一個定位?”略微寒暄之后,歐陽朔打開話匣。對歐陽朔而言,即便是要試探一個人,也不用再拐彎抹角。

    “山海城商業繁華,官府對商會,也是頗多支持,就算是咸陽,在商業的開放性和包容性上,比之山海城,也是有所不及。”

    白雪聞言,拋出早就準備好的“言辭”。

    見到衛鞅時,白雪曾戲言,要衛鞅幫她,讓白氏商社在山海城立足。事實上,白雪又怎么會真的去勞動衛鞅。

    她實在太清楚,夫君是怎樣的一個人。

    對衛鞅而言,一切行事,都要合乎法度,又豈會因她,而徇私情。

    因此,白雪在來見歐陽朔之前,就已經打定主意,要在他身上尋找突破口。只要歐陽朔這位領主開口,白氏商社,才能真的在山海城立足。

    否則的話,白氏商社怕是連一個商鋪都拿不到,更不要去奢求拿地,重新按照商社的布置,建設作坊區了。

    現在的山海城,早就跟剛建城時,完全不同。

    在魏冉執政時期,為了加速山海城的建設,吸引商會入駐。魏冉向各大商會,大開方便之門,要地有地,要政策有政策。

    正是如此,才奠定了山海城前期發展的基調。

    現在不同了,山海城已經度過粗放式發展的階段。在臧文仲上任之后,對于土地的拍賣,已是開始收緊。

    等到九宮格城區規劃的出臺,商會再想拿地,就更是難上加難。整個山海城,只有東城區和西城區兩大商業區,允許商會建設作坊區。

    至于中城區,就更是競爭激烈。

    各大商會,為了一段碼頭,能掐無數次的架。

    可想而言,白氏商社這個“新人”,要想立足,到底有多難。

    畢竟,諸如和泉記商會等老牌商會,都是在很早就支持山海城建設的,這些商會在山海城困難之時,都是慷慨解囊過的。

    雷州郡的建設,就有各大商會的一份功勞。

    因此,商業司對這些商會,是有一定優待的。

    而白氏商社呢?至少,山海城現在還沒看出它的價值所在。

    白雪估計,如果不是因為她帶來范蠡的消息,估計她連商業司的門檻,都踏不進去。除非,衛鞅出面。

    正是如此,白雪才非常重視此次會面。

    白雪對衛鞅的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同時,白雪又是一位獨立的女性,她渴望在家庭之外,也能做出一番自己的事業。

    此番進入山海城,也許就是父親白圭對她的一個考驗。

    白雪,不想失敗。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