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不會吧?四海錢莊的信譽,還是可信的。 .”對于流言,也有人不信。

    “誰知道呢?道貌岸然的人還少嗎?”

    “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

    “不管了,先取出來再說。”

    在有心人的不斷鼓動下,終于有人慢慢動搖,開始隨大流。

    流言的力量,在國人面前,還是非常有效的。史上,因為荒唐的網絡流言,出現的數次搶購狂潮,就是最好的佐證。

    一時之間,四海錢莊長安支行取錢的人數,竟然超過存錢人數,實在是異乎尋常。即便那些對流言持懷疑態度的,也是保持觀望,不再存錢。

    此等異常,自然引起工作人員的注意,立即向支行掌柜匯報。

    長安支行的掌柜,是孟致達在春節期間,費了好大功夫,才聘請到的高級銀行人才,名叫李偉,現實中就跟孟致達有過來往。

    “不必驚慌,正常給他們辦理。”李偉吩咐道。

    “是!”工作人員依言退下。

    李偉的眼中,卻是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異芒。

    在錢莊,掌柜的權威是不容置疑的。就這樣,在李偉的彈壓下,四海錢莊總部對這一場風波,還是一無所知。

    短短兩個小時,長安支行前的取錢風潮卻是愈演愈烈,眼看就要演變成一場擠兌風波。慢慢的,整座長安城都在瘋傳,四海錢莊的擠兌事件。

    流言,也是越傳越離譜。

    到了這一步,都不需要幕后之人煽風點火,天生愛湊熱鬧的玩家,自然而然地就會編織出一個接一個的驚悚傳聞。

    “聽說了嗎?四海錢莊快倒閉了。”

    “不會吧?”

    “怎么不會?你去那看一下,取錢的人都擠滿大街了。”

    “那我也去。”

    流言就像病毒一樣,瘋狂擴散。原本抱著看熱鬧心思的人群,眼見取錢的人這么多,再也繃不住,加入到取錢大軍當中。

    到了這一步,真相其實已經不重要,所有的人都像失去理智一般。錢莊門前被擠得水泄不通,現場眼看就要失控。

    這個時候,李偉才不緊不慢地出面,說了一通官面文章。

    自然,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的。

    眼看,錢莊金庫就要告罄。

    按照規定,支行金庫只保留一筆應急資金。每隔一段時間,大額資金都會轉移到山海城的總金庫。

    如此安排,也是為了確保錢莊資金安全。

    而一旦金庫告罄,后果不堪設想。

    “掌柜的,還是通知總部吧?否則難以收場。”錢莊主事問。

    “慌什么!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總部會怎么看我們支行?!”李偉的態度,卻是強硬無比,“吩咐前臺人員,放慢辦理速度。”

    “是!”主事為難地答道。

    主事深知,放慢辦理速度,也只能是飲鴆止渴。最根本的辦法,還是向總部調集大量資金,才能緩解玩家的恐慌情緒。

    果不其然,又有人出幺蛾子。

    “為什么辦的拖拖拉拉的?你們是不是沒錢了?”一位正在取款的青年,突然大聲質問前臺工作人員,表示不滿。

    “對不起先生,因為人數太多,請您耐心等待一下。”工作人員回道。

    “什么人數太多,分明就是沒錢了。這才多一會兒啊,你們就沒錢了?開始我還不信,現在我信了,你們一定是挪用準備金了。”青年不依不饒。

    這一吵,自然就引起大堂內其他玩家的注意。

    其他的人聞言,更是群情激奮。

    “大家冷靜一下,錢莊金庫的資金,非常充足。但凡要取錢的,一定會加快辦理。只是我們人手有限,還請大家耐心等待一下。”掌柜出面協調。

    “哼,空口無憑。”

    這么一鬧,現場已經有些失控。

    如果不是歐陽朔規劃的金吾衛,已經到位,怕是早就亂套了。

    即便如此,怕是也撐不了多久。

    四海錢莊長安支行,在有心人的一連串策劃下,正變得不可收拾。

    ************

    山海城,南疆都護府。

    “我要見夫人!”

    黑蛇衛統領黑蛇,一臉凝重的來到后堂。

    “黑統領,有什么事嗎?”

    稍傾,宋佳便從后堂走來,言語中,對黑蛇甚是尊重。

    兩人成婚之后,歐陽朔就將黑蛇衛交由宋佳統領。畢竟他經常外出,有些事情不能及時處理。

    宋佳的身份,最是合適。

    “夫人,四海錢莊長安支行出事了。”黑蛇匯報道。

    長安城的擠兌風波,愈演愈烈,黑蛇衛駐長安情報站的指揮使,終于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以急件的形式,將情況匯報給總部。

    黑蛇得到消息,這才意識到不對勁,立即找上宋佳。

    宋佳聽完,倒是沒有驚慌,她讓黑蛇先行退下,時刻關注事件進展。

    “動用長安站的力量,摸一摸底。”宋佳吩咐。

    黑蛇聞言,眼中閃過一絲贊嘆。

    “不愧是君侯選中的女人,確有大家風范。”

    ……

    “來人!”宋佳說。

    “在!”

    “請孟掌柜來一趟。”宋佳溫婉地說道。

    “諾!”

    在等待的間隙,宋佳又提筆,連連寫出十幾封急件。寄件對象,正是四海錢莊理事會成員。

    稍傾,孟致達便匆匆趕了過來。

    雖然說宋佳是他女兒的同學,孟致達卻是沒有絲毫逾越。

    “夫人!”孟致達行了一禮。

    “孟掌柜,你看看這個。”宋佳將黑蛇衛整理的情報,遞給孟致達。

    孟致達一看,手不禁顫了一顫。

    “孟某用人不當,還請夫人責罰。”孟致達一臉羞愧。

    這等重要的消息,作為四海錢莊的掌柜,竟然是從南疆都護府得到,可以想見,長安支行必是出了問題。

    最起碼,也是工作失誤。

    “追責一事,暫且放下,等侯爺回來再議。”宋佳不置可否,柔和地說道:“我的意思是,有勞孟掌柜帶著資金,親自前往長安坐鎮,穩住局勢。如果可能的話,最好調查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明白!”孟致達臉色堅毅。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銀行家,孟致達太清楚,一旦擠兌風波蔓延,會何等的恐怖。等到那個時候,即便澄清流言,也無法阻止擠兌。

    孟致達離開之后,宋佳開始讓人布置偏殿,準備迎接一眾理事會成員。

    接到宋佳急件,白樺等人一一趕來。只是理事會人數眾多,諸位又都是大忙人,要湊到一起,哪有這么容易。

    到了下午三時,所有人才算到齊。

    黑蛇衛整理的情報,被一一分發到諸位成員面前。

    宋佳卻是知趣,知道她到底不能完全代替歐陽朔,介紹完情報,并未以主人自居,而是請副會長鳳囚凰主持會議。

    鳳囚凰倒是當仁不讓,她跟宋佳,隱隱有些競爭的意味。

    到底意難平啊!

    “這是一個陰謀。”

    永遠的陰謀論者尋龍點穴,率先發言。

    “這么明顯的事情,就不用特意說了。”鳳囚凰白了尋龍點穴一眼,環視一圈,“大家還是討論一下,怎么解決眼前的危機吧。”

    “關于【血煞傭兵團】的流言,我會找【長安晚報】算賬。”血色浪漫沒想到,竟然有人將主意達到他的頭上,神情陰冷。

    “我看這家【長安晚報】,很有問題。”白樺接過話。

    “那就好好地查一查,是誰給了他們膽子,竟然敢跟【山海盟】耍花腔,未免太不自量力。”鳳囚凰還是如此的霸氣。

    “查自然是要查的,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一一辟謠。否則的話,一旦風波蔓延,我擔心會波及到其他王城。”謝思韻出言提醒。

    “找吧!”鳳囚凰拍板。

    再沒有什么澄清,比一篇詳細的專題報道,更為有效了。顯然是這方面的行家,兩者也有合作的基礎。

    “關于挪用準備金的謠言,可以邀請一些玩家和媒體,到山海城金庫參觀,自證清白。”宋佳建議。

    “這個主意好!”

    “除此之外,對各領地盈利的質疑,怕是要有真料才行。我看這樣,大家將領地的發展規劃,有選擇性地爆料一下吧。”鳳囚凰說。

    “沒問題。”

    對《長安晚報》的污蔑,攻城獅等人也是臉色發黑,什么叫無力償還貸款啊,這不是在打他們的臉嗎?!

    “除了辟謠,還得警惕對方有什么后手啊。”白樺說。

    在座的諸位,心中基本有個猜測,能做出這些事情的,十之**是【炎黃盟】的人,其目的自然是通過打擊四海錢莊,提升匯通錢莊的地位。

    只是這手段,未免有些下作。

    “萬一資金周轉有困難,【殤雪玫瑰】可以緊急調集一百萬金幣。”謝思韻率先表態。

    “【血煞傭兵團】也能調集一百萬以上,有需要的話,盡管說。”這次的陰謀,倒是加深了血色浪漫對【山海盟】的認同。

    白樺等人見此,欣慰地點了點頭。

    其他行會首領,也都一一表態。

    四海錢莊的這艘巨輪,前途光明,他們斷不會因為對方的一次陰謀,就放棄這一條康莊大道。

    【山海盟】的韌性和團結,怕是會讓敵人詫異吧?!(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