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此輪軍隊整編,預計將持續到三月中旬。

    統領會議結束之后,諸位神將就將返回各自營區,一邊配合軍務總署整編軍隊,一邊就地休整,加強訓練,以備下一次大戰。

    剛剛定下的在北部邊界修筑堡壘之事,也需立即布置下去,耽擱不得。

    尤其是對白起而言,最不輕松。

    龍驤軍除了要繼續清剿云南三郡的余毒,還要負責監視大理郡。更重要的是,龍驤軍總部轉移到云南行省,還得在靈犀城外建設新的總部軍營。

    戰備署也將配合龍驤軍,做好糧草儲備。

    云南之戰,龍驤軍損失慘重,各部或多或少都有戰損。新進補充的兵員,也要在訓練中互相磨合,幫助新兵融入到山海城體系之中。

    總之諸般事務,頗為繁雜,不是說沒有戰爭就能清閑下來。好在白起一生戎馬,處理軍務來是得心應手,真要他長時間離開軍營,還不適應呢。

    不僅是白起,云南三郡剛上任不久的三位郡守也都不輕松。為了盡早將治下梳理妥當,三位大人甚至連春節假期都放棄了。

    據悉,就連最重要的除夕夜,他們都還在加班。

    曹參就不用說了,接手的東川郡整個就是一爛攤子,不僅要撫平百姓的戰爭創傷,還得應付士紳富商的“討債”追堵。

    永仁城時,朱金借機向霍去病申請“補償”,可不是個例。郡內但凡被劍俠城大軍洗劫了的,都跑到已經組建完畢的官府衙門,討要一個說法。

    作為一郡之守,曹參又怎能得到安寧?!

    尤其是在劍俠城賠償了山海城八十萬金幣之后,商人們“討債”就更兇了。這些商人鼻子可靈著呢,什么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

    沒辦法,曹參只能硬著頭皮上奏都護府,請財政總署給個決斷。

    說也奇怪,財政署長范蠡當即就批復了,說財政總署將從八十萬賠償金中拿出二十萬金幣,用于“補償”東川郡被大軍洗劫的士紳富商。

    不僅如此,四海錢莊還將在一個月之內,在東川郡各府縣開設支行。對遭到洗劫的商戶,四海錢莊都將給予一定的優惠貸款。

    雖然財政總署撥付的資金只有被洗劫的一半,但是有貸款支撐,對商人們而言也算是知足了,甚至有些喜出望外。

    他們雖然這么鬧騰,心里實則也沒指望真能得到什么補償。

    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

    他們再怎么討債,也追不到新組建的官府衙門頭上。

    商人們這么做,無非就是想在新任上官面前博個同情,好讓他們接下來的生意多少受官府關照一二,不要“剝削”的太狠。

    只能說,這些商人根本就不了解山海城。

    整個荒野,除了春申君的丹陽城,就屬山海城的商業制度最為完善,商人的地位也頗高,并不會受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

    官府剝削商人,那就更不可能。

    相反,自領地初建開始,歐陽朔這位領主就在不予余地地支持領地商業大繁榮,努力營造一個寬松的商業氣氛。

    商人們只要按時納稅,同時遵守《領地法典》,就再無任何煩惱。

    山海城這么做,荒野其他領地可不都是如此。他們或是受士紳官僚輕視商人的影響,或是故作糊涂,或多或少都有一點“盤剝”商人的行為。

    “沒辦法,窮啊!”

    商人不敢反抗,領主們“盤剝”起來自然是越發心安理得。據悉,有些領地對商人的剝削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根本就是將商人當做錢袋子。

    沒錢了,或是要組建軍隊,就習慣性地剝一道。

    東川郡此前的領地,大抵都是如此。

    正因為這樣,在永仁城時,即便是朱金這位大理王城來的外來戶,在被霍去病拒絕之后,也不敢做第二次的糾纏。

    相比之下,財政總署這次的做法實在是太仁慈了,仁慈的有些讓商人們不敢相信,恍若夢中。確認之后,自然是狂喜。

    商人們對新官府的認可度,就像坐火箭一樣串升。

    對范蠡的做法,歐陽朔是非常贊同的。相比曹參這位郡守,范蠡的目光顯然更加高遠,看問題也更加透徹。

    先說該不該賠償?該!

    在禁衛軍第一次打到永仁城下時,東川郡事實上已經歸屬了山海城。后來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只是在佐證一件事:歐陽朔沒能保護好他治下的領民。

    試問,你的領民被敵軍洗劫了,現在你給他們討回了公道,甚至拿到了雙倍的賠償款。難道說,你能將這筆賠償款全私吞了嗎?

    不能!

    所以說,范蠡的做法沒毛病。

    更高明的是,范蠡只補償了一半,剩下的用優惠貸款來變相補償。通過這種方式,范蠡也是在暗中告誡東川郡的商人們:“要知足,不要得寸進尺。”

    商人從來都是一群貪婪的家伙,生來就是為了追利。

    既然貪婪,就不知何謂滿足。

    一旦山海城將姿態放的太低了,這些家伙就會順桿子往上爬。那樣一來,曹參這位東川郡守往后的日子怕是不會好過。

    范蠡只補償一半,看似吝嗇,實則高明。再加上四海錢莊承諾的優惠貸款,足以在短時間內,將東川郡被摧毀的商業,重新繁榮起來。

    僅從這一件小事上,就能看出這位財政署長的政治智慧。

    圣級歷史人物又豈是等閑?!

    你覺得他們沒什么亮眼的表現,那只是他們還沒真正認可你。而現在的范蠡,無疑已經真正融入到山海城體系之中。

    …………

    除了曹參這位東川郡守,其他兩位郡守也并不輕松。

    孟定郡守田文鏡就更慘,他接手的孟定郡是被龍驤軍打的最徹底的一個郡。全郡青年,至少有一成死在龍驤軍手上。

    那可是血海深仇啊。

    直到現在,各府縣赴任的官吏,在上任途中也不時地遭遇當地人的襲擊。為此,駐扎在騰越郡的張遼軍團,不得不分出一個師團,護衛諸官吏上任。

    郡內治安,簡直差到極點。

    民心不穩,血仇難消,就連春節的喜慶氣氛都被沖淡一空。

    擺在田文鏡面前的,是一個天大的難題。

    這位冷面郡守倒是不慌不忙,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歐陽朔撥付的特別款項,給郡內所有犧牲男丁的親屬,發放了一筆豐厚的撫恤金。

    除此之外,田文鏡還傳令各府縣大小官吏,一一出動,帶著誠意跟春節禮品,慰問死難者家屬,以示歉意及哀悼。

    送去的春節禮品,不搞虛的,全是一些米面、油糧、布匹等實用之物。跟田文鏡的務實作風,倒是一脈形成。

    一連串動作下來,總算是稍稍平息了民怨。

    春節之后,清明之時,田文鏡還準備在各府縣舉行大型祭奠儀式,進一步消除民怨,盡可能地收攏民心。

    死者為大,怎么做都不算過。

    田文鏡非常清楚,民心不歸,則一切政令都難以施行,猶如空中樓閣。

    春節假期剛過,田文鏡又忙開了。他下到各府縣實地考察鄉土人情,鼓勵農夫在城外開墾梯田,宣傳領地種桑養蠶的福利政策。

    田文鏡還鼓勵藥農,以孟定郡優越的山林環境為契機,引進藥材種植技術,大力發展藥材產業,走上致富之路。

    每到一地,田文鏡都能因地制宜,提出合理的致富建議。

    這一下,就徹底顯露出這位冷面郡守深厚的基本功了。歷史上,田文鏡本就是一位非常務實的官吏,對底層百姓的生活非常熟悉,又精通各行各業。

    指點起來,自是手到擒來。

    前有了撫恤跟吊念,抹平痛失親人的創傷;現在又看到致富的希望,孟定郡百姓漸漸轉過彎來,逐漸認同了這位郡守大人。

    如此,田文鏡初步穩定住了孟定郡幾近崩潰的局面,算是大功一件。歐陽朔為此還特意發出敕令,嘉獎了這位有功之臣。

    模范總督,當真不是說說而已。

    田文鏡的幾番手段看似尋常,卻頗要功底,實乃了不得的治政之道。

    …………

    相比田文鏡,同樣在南面任職的騰越郡守周海辰就要輕松許多。

    一則騰越郡后期一路投降,沒怎么受到戰爭破壞,郡內整個秩序還算穩定。二則有張遼軍團坐鎮,宵小之輩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唯一需要周海辰操心的,還是對山蠻一族的安置。

    當初歐陽朔聯絡云南山區的山蠻,讓他們下山協助山海城作戰,可是許下承諾的。現在戰爭結束,騰越郡自然就要代為履行承諾。

    周海辰將參照梧州郡模式,將生活在深山中大大小小的山蠻部落,一一接到山下生活,建立上百個山蠻自治小鎮。

    這可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除此之外,還要組織人手對山蠻進行技能培訓,幫助他們由盡快由狩獵文明轉為農耕文明。

    山蠻見識了梧州郡山蠻的富足生活,可不會像最開始廉州盆地的山蠻部落一樣扭扭捏捏,他們巴不得盡早下山呢。

    諸般事務雖然不難,卻也繁雜。

    對周海辰這位新扎郡守而言,也算是一番不錯的歷練了。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