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二月六日,正月初八,山海城。

    對城中百姓而言,要等過了元宵才算是過了年。因此官府雖已“上班”,城中依然到處洋溢著節日的氣氛,熱鬧非常。

    春節回到山海城的將領,除了白起等集團軍統領,還有一些將領也借著假期,趁機回到山海城探親。

    比如說南疆水師都督周瑜。

    赤壁之戰結束之后,三國有名的美人小喬就隨周瑜現身一同山海城,安置宅院,郎情妾意,真真是羨煞旁人。

    奈何周瑜在山海城僅僅留了兩個月,就趕到北海灣艦隊赴任。

    雖然兩地只隔著一條峽谷,但畢竟軍中有別,周瑜又是剛上任,未建寸功,即便如何想念嬌妻,也不能擅自返回山海城。

    這一等,就等到春節假期。

    周瑜原本在正月初五就已經結束休假,回到北海城。哪曾想,正月初七軍務總署就將軍隊整編計劃傳至軍團長一級的將領。

    北海灣艦隊更名為南疆艦隊,擇日移防鎮海城。按計劃,南疆艦隊怕是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回到山海城。

    周瑜見此,當天就折返山海城。一則借機見一見還未離去的水師都督鄭和,事先通個氣;二則也是借此機會跟嬌妻作別。

    歷史上周瑜被稱為“美周郎”,風流倜儻,對嬌妻自然是寵愛有加。眼看就要長期兩地分離,小喬當即哭紅了眼,讓人見了,只有憐惜。

    就在此時,軍士來報:“君上召見!”

    小喬一怔,眼中生出希冀,說道:“夫君,難道君上對您另有安排?”卻是被離別之情沖昏了頭腦,再不是平日精明的小喬了。

    周瑜自然理解嬌妻,拍了拍手,溫和笑道:“夫人,某去去就回。”

    到了都護府,見許褚在門外站崗,面無表情,雙目圓瞪。兩人此前還是仇敵,現在卻已同殿為臣,真是世事難料。

    對許褚,周瑜不敢怠慢。

    且不說許褚本就是三國一條好漢,即便是作為對手,周瑜也敬佩其勇武。就是許褚現在侍衛隊長兼神武將軍的身份,誰也不敢輕慢。

    周瑜笑著抱拳,“許褚將軍,君上在嗎?某奉命來見,還請通報一下。”

    許褚咧嘴,退到一側,說道:“將軍請進,君上正在書房等候。”

    周瑜再次抱拳,踏步而入,舉止優雅,當真是一員儒將,風度翩翩。許褚這樣的糙漢子見了,自然不適,想笑,卻笑的比哭還難看。

    進了書房,周瑜就見君上正在伏案批閱奏章,不敢打擾,悄悄立在角落。舉目望去,但見君上案幾下首擺著一小案幾,一位青衣少女正在整理奏章。

    見其清麗儀容,周瑜不覺贊嘆一二。想到這是君上書房,此女必定是君上親近之人,周瑜立即收回目光,不敢褻瀆,靜靜凝神而立。

    歐陽朔卻是早就感知到周瑜到了,只是他正在批閱一份奏章,想要一氣呵成,就沒有張口招呼,刷刷幾筆,已是批閱完畢。

    進入游戲三年,批閱奏章無數,別的且不說,歐陽朔自感一手毛筆字卻是寫的越發好了,有了一絲獨有的神韻,當真是下了不少苦功夫。

    歐陽朔抬頭,笑著說道:“公瑾來了?!來人,賜坐!”

    周瑜雙手抱拳,鄭重行禮:“末將奉召前來,拜見君上。”說著,在許褚搬來的椅子上坐下,卻也不敢全坐,只搭了半邊,以示對君上的恭敬之意。

    青衣此時也回過神來,好奇地打量了周瑜一眼。

    這位“美周郎”在玩家眼中,可也是一位超級偶像,十足的萬人謎啊。

    歐陽朔沒有直入主題,而是借機跟周瑜聊了聊南疆艦隊,將他對南疆艦隊的一些期待與規劃,跟周瑜交了交底。

    自收到軍隊整編計劃,周瑜就在開始琢磨,如何實現統領會議的戰略意圖,實現南疆艦隊的新定位。

    兩人這一聊,卻是越聊越投機,很多想法都是不謀而合。

    周瑜不愧是周瑜,對水師建設,尤其是內陸水師,有著極其獨到的見解。他的一些想法,讓歐陽朔這位先行者也是不覺拍案叫絕。

    “好啊,好。”歐陽朔笑意更濃,心情頗為暢快,笑著說道:“有公瑾你統領南疆艦隊,孤大可放心了。”

    周瑜抱拳,卻是沒有客套。

    歐陽朔話風一轉,終于回到此番召見周瑜的初衷,問道:“孤問你,來到荒野之后,你跟龐統之間可還有信件來往?”

    周瑜一怔,有些吃不準君上到底何意,只得如實回答:“確實偶有聯絡。”

    說完這話,周瑜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龐統現在是蜀漢王朝的重臣,地位幾乎跟諸葛亮這位丞相平齊。山海城跟蜀漢王朝又是死敵,莫不是君上對他有所懷疑?!

    這通敵之罪,可是重罪。

    回想一下兩人信件內容,并無不妥之處,周瑜稍稍心安。

    現在就看,眼前的這位君上胸襟氣度如何了。倘若是一位心胸狹窄之輩,就算沒有通敵實證,心中也會產生嫌隙,從而疏遠,不再重用。

    聯想到夫人出門前說的話,周瑜心中竟有了一絲苦澀之意。

    “該不會一語成讖吧?!”

    前后也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周瑜心中已是百轉千回。

    卻是周瑜想多了。

    歐陽朔就是再多疑,也不會認為周瑜會去投靠蜀漢王朝。

    兩者之間,可是死敵。

    只是事到臨頭,卻也不是誰都能保持一顆平常心的。尤其是對周瑜這等“新人”而言,寸功未立,內心還沒真正融入到山海城之中。

    跟歐陽朔這位主君之間,也多有隔閡。

    這也難怪。歐陽朔政務繁忙,赤壁之戰結束之后,就一直忙著攻略嶺南跟云南兩大行省,一直沒機會跟周瑜等三國將領好好溝通。

    尤其是東吳水師將領,被收服的過程并不光彩,心中怕是還有一絲怨氣。

    君臣之間,還頗為生疏。

    周瑜吃不準歐陽朔這位主君的心性,也能理解。

    歐陽朔一笑,說道:“公瑾務憂。孤的意思是,有沒有可能將龐統先生請到山海城出仕?倘若龐統先生愿來,孤必許以高位。”

    玩家領主想要擊潰王城,就不能畢其功于一役,而是要慢慢瓦解。

    大理王城暫時還沒有王朝入駐,歐陽朔無從下手,只能將目標放到蜀漢王朝。而瓦解的第一步,就是挖蜀漢王朝的墻腳。

    此前西涼五馬撤離成都,就是第一例。

    歐陽朔現在又將主意,打到龐統身上來了。龐統字士元,號鳳雛,跟“臥龍”諸葛亮齊名,深受劉備器重與信任,系劉備麾下最重要的兩個軍師之一。

    如果能將龐統挖過來,就能斷了劉備一臂。

    歷史上劉備能夠奪得益州,龐統當計首功。

    可惜天妒英才。進圍雒縣時,龐統率眾攻城,不幸中流矢而亡,年僅三十六歲,追賜為關內侯,謚曰靖侯。后來龐統所葬之處,遂名為落鳳坡。

    《三國演義》中說龐統在落鳳坡中了埋伏,命里合該葬身于此,卻是在有意貶低龐統,以此來進一步凸顯諸葛亮的地位跟才能。

    歐陽朔請周瑜策反龐統,當然不是無的放矢。

    一則據山海衛來報,龐統在蜀漢王朝過的并不如何順心,龐統雖然深得劉備信任,卻是處處被諸葛亮壓制,空有才華,卻得不到有效施展。

    不是說龐統才能不及諸葛亮,而是蜀漢舊臣八成以上都服諸葛亮。怪只怪龐統死的太早,諸葛亮又活的太久。

    現身荒野的蜀漢重臣,到有一小半是劉備死后,諸葛亮一手栽培起來的,可謂嫡系。一些臣子眼中甚至只有丞相,而沒有陛下。

    別說是龐統,就是劉備這位蜀漢皇帝,有時都有些不自在。諸葛亮輔佐后主劉嬋時,一言堂搞習慣了,難免有些著相,沒有顧忌到劉備的臉面。

    君臣之間的關系,實則頗為微妙。據悉,劉備一度想通過重用龐統,來掣肘諸葛亮,以此平衡諸葛亮手中的權力,無奈卻一直收效甚微。

    這是其一,更重要的一點是:周瑜跟龐統有舊,而且兩人交情不淺。

    真實的歷史上,在赤壁之戰結束之后,孫權拜周瑜為偏將軍,領南郡太守。而龐統,則被征為南郡功曹。

    何為功曹?

    按照漢制,郡之功曹,除人事外,常能與聞一郡政務。也就是說,龐統這位功曹,實則就是周瑜這位郡守最核心的行政助理,地位非同一般。

    兩人是直屬的上下級關系。

    龐統在周瑜麾下效命接近兩年時間,直到周瑜死去,沒有任何史料表明兩人不和,龐統也沒在周瑜死前投靠別人。

    《三國志龐統傳》更是記載:瑜卒,統送喪至吳,吳人多聞其名。

    在古代,送喪是一項浩大的儀式。像龐統這樣千里送喪,那就更加意義非凡,非是對死者無比敬重或者極親密之人,是無權做此事。

    一句話,不是非常親密之人,想做都做不了。

    周瑜此前說的,兩人在荒野至今還有信件往來,無疑佐證了這一點。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