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轉眼之間,已是晚霞漫天。

    遙遠的天際,一團一團的火燒云掛滿高空,層層疊疊,跟蔚藍海面相映成趣。一群白色海鷗掠過火紅色的云層,消失在遠方天際。

    五時許,白起下令鳴金收兵。

    廝殺了一下午的第五軍團如潮水般退去,留下兩千余具尸體。攻城戰即便是試探之舉,也必定會付出慘重傷亡。

    隨著大軍退回衛星城,下午的試探就此暫告一段落。夜色悄然降臨,喧囂退去,繁華落幕,交戰雙方終于可以冷靜下來,好好籌劃明天的大戰了。

    尤其是對摩洛哥而言,突如其來的國戰讓他們沒有任何準備,倉促應戰。白天他們無暇多想,自然要利用晚上的休整時間,好好布置一番。

    事關國家存亡,卻是要慎之又慎。

    夜色下的拉巴特城猶如一頭受傷的巨獸,默默地在黑暗中舔舐傷口,擔驚受怕的百姓家中跟著升起裊裊炊煙,生活終究還要繼續。

    只是城中少了往日的憧憬與喜悅,彌漫著焦慮跟不安。

    戰爭這頭惡獸一旦被放出,必然是赤壁千里,傷亡無數。城中百姓又哪里知道,今日的傷亡不過是一道開胃菜而言。

    真正的大災難,遠沒有降臨。

    …………

    拉巴特城,王宮。

    夜色中的王宮依然燈火通明,禁衛軍全城戒嚴,王宮更是防備森嚴之地。往日肅穆端莊的宮殿群,此時卻籠罩著一絲頹廢之意。

    金碧輝煌的大殿內,年事已高的穆罕默德六世高居王座,搖曳的燭火將這位國王的神情映照的模糊不定,但見他眉頭緊鎖,神情凝重。

    此刻,殿內正站著一位文官,一位將軍,還有一位玩家。

    文官是王國書記官希沙姆,將軍是禁衛軍統領伊斯邁爾,玩家則是摩洛哥第一行會【金色傭兵團】的團長阿米迪。

    白天的戰報已經統計上來,情況非常不樂觀。

    穆罕默德六世問道:“伊斯邁爾,明日一戰,禁衛軍可有信心?”

    伊斯邁爾是摩洛哥唯一的一位歷史名將,同樣出身皇室,深得穆罕默德六世信賴。現身荒野時,伊斯邁爾不過剛過三十,正是年富力強之時。

    “還請大王安心。”伊斯邁爾的聲音鏗鏘有力,信心十足地說道:“今日之敗,一則敵軍無恥偷襲,二則是從水路發起的攻擊,以敵之長攻我之短。挺過今天,戰爭形勢已經穩定下來,接下來的攻城戰敵軍必定討不到好。”

    阿米迪跟著附和說道:“將軍說的不錯。下午敵軍的試探并沒在我們手上討到好處,反倒折損了大批人手。足以證明,戰事還只是五五開。”

    穆罕默德六世聽了,神情稍緩。

    “諸領地的勤王大軍,什么時候能到?”穆罕默德六世問。

    王國書記官希沙姆聽了,出列說道:“因為三位領主都不在國內,行動稍稍滯后了一點。好在下午已經接到三家領地的來信,說他們已經聚齊了領地大軍,已經傳送至卡薩布蘭卡,明日就能趕到王城。”

    三位領主的信雖然被卡利亞讓人攔下,到底還是結成了聯盟。當此之時,領地內的其他高層自然會意,雖沒得令,還是調集大軍傳送至卡薩布蘭卡。

    明天,三路大軍就將匯合到一起,馳援王城拉巴特。

    倘若沒有卡利亞攔截信件,怕是今天晚些時候,三路大軍就已經抵達拉巴特城外了。卡利亞的協助,卻是為霍去病布置伏擊,爭取到寶貴的時間。

    希沙姆接著說道:“啟稟大王,還有一個好消息。據卡薩布蘭卡領主卡洛琳派人來報,說他們已經說服西班牙無敵艦隊前來相助我們。”

    “好!”

    接連兩個好消息,讓穆罕默德六世終于稍稍安心。跟著,穆罕默德六世的神情一下變得陰沉,說道:“大夏王朝狼子野心,既然他們不仁,也別怪我們不義。傳令下去,連夜將城內所有東方商人抓捕,膽敢反抗的,殺無赦!”

    穆罕默德六世可不是一位仁慈的主,手上同樣沾滿鮮血。更重要的是,穆罕默德六世想通過這種方式,凝聚民心戰意,同仇敵愾。

    “諾!”伊斯邁爾殺氣凜然,看樣子是準備殺人立威了。“就先用這些商人的頭顱,來祭奠烏達亞城堡戰死的禁衛軍士卒吧。”

    一下折損近五萬精銳,伊斯邁爾到底無法釋懷。

    這才叫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呢。

    國戰開始前,大夏王朝的三大皇商早早得到消息,再加上他們的商船被軍隊征用,已經提前不著痕跡地撤離摩洛哥。

    王朝的其他商人,包括中國區其他地方的商人,可就沒這么好運氣了,說不得要遭一回罪。

    歐陽朔對此卻是愛莫能助,他能做的,不過是在戰后給這些商會一點補償而已。至于說冒著計劃泄露的危險提前通知這些商人,歐陽朔還沒這么偉大。

    未知的風險本就是遠洋貿易的一部分。

    …………

    伊斯邁爾剛一離開王宮,立即調動禁衛軍,在城內掀起殺戮。成百上千名在拉巴特城生活或者暫時駐留的東方商人、伙計被揪了出來,血濺當場。

    這些商人在國戰開始時就已提心吊膽,偏又無法出城,一個個惴惴不安,想著當縮頭烏龜,生意也不做了,早早在城內藏了起來。

    不曾想,還是難逃厄運。

    摩洛哥百姓正在氣頭上,商人們又怎么可能真藏的住。

    穆罕默德六世說的是“膽敢反抗者,殺無赦”,伊斯邁爾自然直接就理解為,但凡是東方商人都殺無赦。

    有沒有反抗,還不是禁衛軍說了算。

    前后不過一個小時,就有上千具尸體被抬走,讓人毛骨悚然。

    禁衛軍殺的興起,起先還只是殺戮東方商人,到了后面只要見是東方面孔都難逃厄運。就連潛伏在城中的黑蛇衛密探,有兩個來自國內,都跟著遭殃。

    好在黑蛇衛訓練密探以本地人為主,就算是來自國內的,在拉巴特城也有秘密據點,能保證不被禁衛軍找到。

    否則的話,遭殃的又何止兩人。

    也算那兩位倒霉,剛好在外面執行任務,撞到槍口上了。

    這一夜,拉巴特城是血光四起,頗不平靜。

    …………

    衛星城,城主府。

    相比拉巴特城的肅殺與惶恐,剛一入夜,衛星城就靜悄悄的,猶如一座空城。各營將士用罷晚膳,悉數呆在各自營區,養精蓄銳。

    歐陽朔剛去傷兵營探視完傷員,回到城主府,賈詡就走了過來,匯報說道:“王上,霍統領來信,說一切準備就緒。”

    歐陽朔點了點頭,道:“要不要安排呂布軍團前去接應?”

    霍去病此次伏擊的可是摩洛哥三個領地的大軍,總兵力在十三萬以上,幾乎是禁衛軍第二軍團的兩倍。

    賈詡想了一下,說道:“微臣以為最好不要,一則虎豹騎是天下精兵,以有心算無心,當無太大問題。此時安排呂布軍團出城,反倒可能打草驚蛇。二則明天的攻城戰,還需呂布軍團在一旁掠陣。”

    歐陽朔再次點頭,認可了賈詡的判斷。

    按照計劃,明天主力大軍對拉巴特城仍然以試探為主,慢慢消耗摩洛哥的戰爭意志,明天的大戲還是霍去病主導的伏擊戰。

    只要干掉摩洛哥的領地勤王大軍,拉巴特城就是一座孤城。

    等到那時,對遠征軍而言,可供選擇的余地就太多。至不濟也能暫時退守卡薩布蘭卡,或者從卡薩布蘭卡獲得后勤補給。

    所以明天的伏擊戰非常關鍵,也就難怪歐陽朔會親自過問。

    “王上,還有一事。”

    賈詡遲疑一下,還是將夜間發生在拉巴特城的屠殺說了出來。黑蛇衛卻是第一時間,將該情報送到指揮部。

    歐陽朔聽了,眼神寒芒一閃,道:“摩洛哥這是在自掘墳墓。”頓了一下,方才問道:“他們這次屠殺,對引爆油料庫行動有沒有影響?”

    賈詡說道:“王上放心,黑蛇衛精干細作早已潛伏下來,禁衛軍是查不到的。而且細作中很多是西方人,不虞被牽連,因此行動不會被牽連。”

    “那就好。”

    …………

    五月二十日,卡薩布蘭卡城。

    早上七點,太陽照常升起,沐浴在白色晨光中的這座花園城市,隨處彌漫著花香鳥語,沁人心脾,讓人心曠神怡。

    這一天早晨,卡薩布蘭卡卻彌漫著一股肅殺之意。

    天剛蒙蒙亮,十三萬大軍就已經在城外集結完畢,再不停留,浩浩蕩蕩往拉巴特城而去。

    大軍后方還跟著一萬余冒險玩家,那是昨天匯聚到城中的戰斗職業玩家。

    摩洛哥并不產戰馬,故而大軍之中除了不到一萬騎兵,悉數都是步兵。其中還有一支部隊比較特別,悉數都是黑人。

    摩洛哥歷史上,在阿拉維王朝時期,就曾組建過一支訓練有素的黑人穆斯林軍隊,在當時的國內所向披靡。

    游戲中這支黑人穆斯林軍隊成了一個特殊兵種,他們最擅長的就是在酷熱的沙漠環境下作戰,韌性十足。

    網游小說網www.qknazc.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