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作者:骷髏精靈

劍姬則是被錘石的死亡判決給鉤的延誤了一下,那一刻老油條一定是懵神的,為什么?

    皇城pk,劍姬被薇恩玩死的,是的,如果說在召喚師峽谷,有一個英雄可以秀破天,一定有薇恩的一席之地。

    天秀四殺薇恩!

    而這時,戰場上,大樹給了傳送,兵線直接上高地,396一波了,當水晶爆炸的那一刻,全場終于響起了震天動地的歡呼聲。

    小漠已經喊的聲嘶力竭了,不知怎么,他有點想哭,真的,在蛇女被秒的時候,他覺得天都塌了,他指望過大樹一個大招暴死四個,指望過皇子,甚至指望錘石能救一下蛇女,就是沒指望過薇恩。

    就連彈幕都是一串串的。。。。。。。

    其實從城際賽開始以來,大家都知道最菜adc司馬儀是個薇恩玩家,但有人在意嗎?

    沒有!

    所有人都當個笑話,可是作為交戰的對手都當他是個笑話的時候,自己就會變成笑話。

    在英雄聯盟的戰場上,嘲笑對手的人,一定會付出代價!

    “薇恩!”

    不知道誰帶頭喊了一句,全場開始響起了“薇恩”的吶喊,是的,大家都不知道這個adc叫什么,也從沒想過去記。

    在召喚師峽谷,只有實力和意志才能贏得尊重。

    全場都在高喊薇恩,確實司馬儀的水平是最差的,但他做到了自己的全部,贏得了這份應有的尊重。

    記住,這個世界上,能看不起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小薰還是忍不住哭了,看著396一路高歌猛進,她知道司馬儀壓力很大很大,因為他真的想贏。

    作戰室里,李牧帶頭一陣狂吼,一旁的小白直接抱住了司馬儀,“臥槽,司馬哥,牛逼啊!”

    “司馬,你終于成了當初帶我進入lol的那個司馬了!”范建國也是沖著司馬儀吼的,當初就是司馬儀的薇恩帶著范建國虐黃金讓他感受這個游戲的魅力的。

    李牧則是直接勒住了司馬儀,“老司馬,carry啊!”

    這一波團,真的神仙了,其實李牧是想R閃三個的,但是卓云海回頭了,躲了大招,當時就想要完了,其他人沒有傷害,只有司馬儀可以,但這個時候別人說什么都沒用,必須司馬儀自己站出來。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另外一邊的天王直播戰隊則是完全相反的氣氛,這尼瑪都能被翻?進入了第五局決勝局了???

    只是第四場,但是當396的隊員出來時,全場還是給出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還夾雜著一些呼喊。

    “司馬儀,我錯了,以后都不黑你了!”

    “薇恩,牛逼!”

    “大薇恩,威武!”

    如果是以往司馬儀還不高興的蹦跶起來,這是他做夢都想有的認可,但這個時候司馬儀很平靜,因為比賽還沒有贏。

    而且李牧的右胳膊似乎問題很大,他剛才摟自己那一下,一點力氣都沒。

    夢幻四局,比賽被拖入最殘酷,也最考驗實力的第五場,誰都無法預測勝負。

    “哈哈,你這次又玩大了,糖糖說的對,誰說不能讓2追3!”小漠情緒激蕩,解說業余比賽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從沒有看過這樣的,每個人都拼命了,看似一個薇恩收割,能拖到30分鐘,蛇女,皇子,錘石,大樹誰不是拼勁了全力!

    從求勝欲上,396真的比天王直播更猛,天王直播可能是為了冠軍,為了榮譽,但396已經是賭上生命在戰斗。

    這種情緒,每個人都感受的到。

    “這一波薇恩表現的是很好,但他只有這一個英雄,而且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李牧的手,他前半段的蛇女是神仙,后半段則失去了活力,第五局還能堅持得住嗎?”哈哈說道,不僅僅是為了保住自己的頭發,因為他看的細膩,李牧的手臂是真的移動緩慢了。

    這么一說,也確實讓全場都擔心起來,線上線下都是各種擔憂,真的,膽汁都快打出來了,這傷怎么辦?

    就像一場nba總決賽,突然核心受傷,真的,大家不想看這樣的。

    “我相信396戰隊能堅持住,李牧能堅持住,在這一刻,沒人比他們渴望贏下這場比賽,這會成為他們一生難忘的寶貴記憶,而我們就是那榮幸的見證者!”小漠已經完全成為396的粉絲,這一場,大家看到了396的整體!

    可是現實就是這樣,李牧的傷已經到了影響移動速度了,或許這不是什么嚴重的事兒,但在比賽上,一個細節都能決定勝負的。

    現在就等官方消息了,千萬要堅持住啊。

    醫生已經第一時間開始檢查,李牧的手臂果然又充血了,這已經三個多小時的鏖戰,正常人根本吃不消啊。

    意志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超過極限就會變慢。

    “醫生再放一次吧,你手藝很好,就差一場了!”李牧笑著說道,他要贏,一定要贏,這已經不是一個人的勝負了,這是他們從校內賽一路走來,每個人的信念。

    人一輩子,總要為一件事兒拼一次,司馬儀已經做到了,他豈能慫!

    醫生搖搖頭,“你以為是擠牙膏啊,擠擠總會有的,你這個狀況一定要休息了,這樣連續放血有可能導致組織壞死。”

    “醫生啊,別這么嚇唬人好不好,多大點事兒,就最后一場比賽了!”

    “李牧,聽醫生的話,這不是鬧著玩的。”悠悠雖然想贏,但是更知道健康的重要性。

    “現在不是放血的事兒,而是你能不能繼續打的問題了。”醫生說道,“我個人建議還是停止為好。”醫生也有些猶豫,他清楚年輕人的想法,可是有風險啊。

    張球把醫生叫了過去,他要為李牧的未來負責,眼前的比賽重要,但李牧的人生更重要,走錯一步,可能一輩子都沒了,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我是不建議比賽的,這么長的時常,這么劇烈的比賽,我比較擔心。”

    醫生的意思很明確,這確實不是什么危害生命的問題,但卻會影響一個選手的未來。

    張球真的頭痛了,走到這一步,說放棄談何容易。

    休息室里,其他人都是面色凝重,包括剛剛秀了一場的司馬儀,悠悠則是細心的幫李牧輕輕的按摩放松。

    “師傅,要不,放棄吧。”

    李牧笑了笑,輕輕拍了拍悠悠,“交給我,我出去一下。”

    說完走了出去,背對眾人的他,左手是扶著右手的,走到門口深吸了一下氣,定了一會兒,嘴巴左右抽動了一下,調整了一個很皮的表情。

    剛一出門就聽到醫生和老球的打算放棄的決定,把門一關連忙擺手,“別,別,我有辦法!”

    “這種情況,別說一場比賽,你撐不過10分鐘的。”醫生搖頭。

    “不,我可以,我有一手殺手锏,可以這樣……”等李牧說完,醫生和老球都是目瞪口呆,真的連醫生這樣的外行都不信,大哥……你確定不是在逗我們?

    但不管怎么說,醫生同意了,只是李牧必須按照他自己說的做,否則他會提請組辦方終止比賽。

    ……

    金貝貝和大富翁的幾個女生已經溜到這邊,太擔心了,但是工作人員把她們攔住了。

    “唉,唉,我們不是外人,我們是396戰隊的陪練,真的,讓我們進去吧。”金貝貝說道。

    但是說什么都沒用,金貝貝她們只能在外面等著了,揪心啊。

    果然比賽的時間又延遲了,很顯然是李牧的傷勢問題,如果不能打,那比賽就直接結束了,就算能打,可這傷……

    糖糖也很著急,但她是解說,不能離開崗位,怎么辦?

    (兄弟們,劇情需要鋪墊,就如同你追個美女,總不能見面就撲倒,那是老流氓,咱們先要談談人生和理想,然后才是主菜)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