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世界大冒險

作者:五方行盡

    云羅很快就后悔了。

    從天牢頂層一路下行,耳邊無時無刻都能聽到囚犯的哀嚎喘息,觸目所及,一片的鮮血淋漓,各種刑具充斥了刑房,腳下每一處地方仿佛都曾被鮮血浸染,每一個角落都似有著一雙雙惡毒的眼神盯視著她。

    故老相傳,在那九地幽司之中有著十八層地獄,拔舌、蒸籠、銅柱、刀山、油鍋……凡入地獄之小鬼,無不受盡折磨,日夜哀嚎,永劫不得超生。

    這東廠天牢就是人間的地獄。

    云羅只覺得毛骨悚然,背心寒意森森,每一步挪動都重若千鈞,最初還強撐著‘骨氣’,等下了二三層后,就再顧不得丟臉與否了。

    她低垂著腦袋,雙手死死挽住王動手臂,身體像樹袋熊般貼了上來,近乎是被王動提著走路。

    伴隨著“嗒嗒”的腳步聲,一行四人迅速下到了第九層,至于其他廠衛番子卻是不得跟隨,被曹正淳下令在外守候。

    天牢九層已然深入地底十數丈,其內沒有一點燭火,也沒有了慘嚎哀鳴聲,死寂而幽暗,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儼然一片被世人遺忘之地。

    這里是朝廷關押武林頂尖高手的地方,除了看管嚴密之外,四壁都灌注了銅漿鐵水,深入地底,乃是真真切切的銅墻鐵壁。

    即使這是擁有超凡力量的武俠世界,遠非同一時期的歷史世界所能相提并論,但要造出這樣一座天牢所耗費的人力物力,亦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嗤啦!

    曹正淳點燃了一盞油燈,昏黃的光線迅疾擴散出去,隱隱綽綽可見偌大的空間內有著數十間監牢,絕大多數都是空著的,唯有十數監牢內有著一道道模糊的人影。

    當然,這種模糊僅是相對云羅,皇帝而言,如曹正淳這一級數的高手,五十年精修的天罡童子功深湛精純,已達到了常人不可思議的層次,縱然境界上有所不及,但只論戰力的話,一般的武學大宗師也未見得能勝得過他。

    虛室生白對于曹正淳來說,只是等閑事耳。

    曹正淳目光環顧,掃視著天牢內每一道身影,這些被囚禁起來的頂尖高手皆被挑斷了手筋腳筋,除此之外,他們的四肢也纏繞著一條條粗如臂膀的精鋼鎖鏈,其中有幾人更被穿了琵琶骨,形容凄慘,氣息萎靡已極。

    “圣上,那古三通……?”曹正淳看了一遍,沒有發現這一趟的目標。

    嘩啦!嘩啦啦!

    聽到了曹正淳的聲音,左側一監牢內精鋼鎖鏈撞擊作響,隨即傳出一把嘶啞難聽的聲音,宛似怪梟夜鳴:“曹老狗,你還沒有死啊!”

    云羅轉頭望去,頓時驚得花容失色,踉蹌跌退數步。

    在濃重陰影籠罩下,出現的是個軀干短小,身長不過三尺,頭大如斗,面龐青紫發黑,眼白凸出,說不清究竟是人還是鬼一樣的人影。

    “曹正淳,他……這是什么怪物?”云羅驚聲道。

    “怪物!郡主這個稱呼倒是用得恰到好處,此人乃是天生的怪胎,昔日江湖人稱‘鬼童子’,一身鬼影魔功變幻莫測,輕功更是堪稱舉世無雙,為了抓到他,我手下的東廠,錦衣衛精銳盡出,折損近兩百名好手,才勉力將他擒下。”

    曹正淳瞥了鬼童子一眼,面上含笑。

    “曹老狗,若不是你收買了老夫門下的叛徒,暗算老夫,就憑你手下那些酒囊飯袋,也配抓得住老夫?”鬼童子聲音里透著無盡的怨氣。

    “成王敗寇,勝就是勝,敗就是敗,鬼童子你也是一代高手,現在又何必作此犬吠之狀,不要讓本督主瞧不起你。”

    曹正淳不緊不慢道。

    王動負手而立,掃了一眼曹正淳。

    這話曹正淳還真有資格去說,起碼當他敗在朱鐵膽手上時,沒作出什么乞憐告饒的丑態,立即以最后殘存的功力震碎心脈而死,不失為一代梟雄人物。

    “鬼童子?”云羅稍微穩定心緒,緊接著作為武癡的一面就顯現了出來,手按劍鞘道:“這里的犯人武功都很厲害嗎?”

    “若沒有頂尖的功夫,也沒資格被關押在這里。”

    曹正淳呵呵輕笑,屈指算道:“這天牢九層自建立以來,迄今已有八十六年,其間總共關押了一百三十六人,無一不是江湖上不可多得的頂尖高手。現在這一層中還剩下十三人,其中以四個人最是難纏。”

    云羅好奇道:“那四個人?”

    “這第一人嘛,當然非鬼童子莫屬,他的武功在這十三人中至多排得上中等,但他的輕功之高卻委實稱得上一句六十年來第一人。”曹正淳語氣中不無贊嘆。

    鬼童子冷哼一聲,此時卻是閉目不語了。

    “曹老狗,你放屁!”一把帶有金鐵鏗鏘之聲,偏又顯現出幾分虛浮無力的嗓音橫chā jìn來,冷叱道:“就憑他鬼童子也配稱六十年來第一,我圣教天魅女的輕功豈會弱于他這怪胎?”

    云羅幾人聞聲,都將目光投了過去。

    說話者骨瘦如柴,亂發干枯,沒有絲毫光澤,兩條精鋼鑄就的長鉤將他琵琶骨橫穿而過,但他卻像是麻木了一般,面上沒有絲毫痛楚,唯有雙目閃動間還透著幾分兇戾。

    “哦!我道是誰,原來是白骨老兒,你這魔頭命倒是硬得很,這樣都還沒死。”曹正淳像是才發現此人一般,語氣里卻無絲毫驚異的說道:“這人乃是魔教十大天魔之中的白骨天魔,據聞他的白骨煉魔法體修到大成之后,刀qiāng不入,堅如磐石,這世上幾乎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將之摧毀,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問話的是云羅。

    曹正淳輕輕嘆息:“可惜他還沒將魔功練成就栽在了朱鐵膽的手上,否則本督主倒真想以我的天罡童子功會一會他的白骨煉魔,嘿!”

    曹正淳五十年練就的天罡童子功孕養一口純陽罡氣,早將他的肉殼千錘百煉,打磨得鐵板一塊,堅不可摧,更有天罡護體,也是同樣的水火不侵,刀qiāng不入。

    “他竟然是皇叔抓住的?”云羅卻只注意到曹正淳第一句話。

    “朱鐵膽!朱鐵膽!可惡啊!”

    聽到朱鐵膽三字,白骨天魔整個人都狂躁了起來,眼中隱隱有著不甘,也只有他自己清楚,當初他在朱無視手上敗得有多慘,他費盡了渾身解數,卻由始自終都沒將朱無視的真本事逼出來。

    這時王動緩步上前,眸光清幽,注視著那白骨天魔。

    白骨天魔頓生毛骨悚然之感,仿佛他的一切念頭與隱秘在這道目光下都無所遁形,不禁大叫道:“小子,你亂看什么?”

    王動全然不作理會,他也就是興之所至,想要瞧瞧這所謂的白骨煉魔法體究竟有何奇異,這才以氣機洞察。

    目之所及,白骨天魔功法的一切奧妙盡數被他洞悉,這法門倒也不能說稀松尋常,若王動還處于武學宗師甚至大宗師層次,此法都能讓他有所進益。

    只是對現在的他而言太過于淺薄粗陋了,若是他仍處于至道圓滿無缺的狀態,隨手便能創造出十七八種不遜色白骨煉魔的煉體法門。

    “小子,曹老狗叫你‘圣上’,莫非老皇帝已經死了?你登基幾載了?這天牢內終年不見天日,本座都不知自己究竟被關了多久了。”

    從白骨天魔對面的囚牢中傳出一道清淡的嗓音,說話者席地而坐,安穩如山,雖然衣衫破爛,渾身臟亂,卻有一種寵辱不驚的氣度,只是臉龐狹而長,慘白得可怖。
硕果赌城走势图